您现在的位置生活娱乐旮旯别样费玉清:我觉得我聪明绝顶

别样费玉清:我觉得我聪明绝顶

作者:admin 来源:台海杂志 时间:2010-12-03 00:00:00 点击:

        出道30多年,他一直深受歌迷的喜欢,年已55岁,魅力却不减当年。老朋友昵称他“亭亭”,歌迷们亲切地唤他“小哥”,他却常称自己为“费叔叔”。读书时他想当一名乡村老师,年少时当过暖场的歌手,而现在他却已是享誉中外的“金嗓歌王”。不管周围的世界如何变化,惟一不变的是他对恬淡生活的向往。

\
本名张彦亭,外号“小哥”、“演艺圈公务员”等。

        许多人问我是不是只有一套黑西装。”面对歌迷的质疑,舞台上的费玉清依然坚持深色西装、白衬衫、深色领带的经典装束。“许多人问我平时是不是也穿着西装。”其实生活中的小哥也有点潮,简单的T恤、棒球帽、牛仔裤也是常有的着装。
        说起費玉清,除了他的歌声外,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是他优雅不变的经典造型,而舞台上、屏幕前他的那些令人会心一笑、脸红心跳的笑话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这位看起来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土文物,却有另外的一面。
        舞台上的他优雅万千,时而讲些百无禁忌的笑话却也无伤大雅,但生活中他却十分低调,不追求名牌,不搞新颖投资。他说他自己只有40%属于现代,但每年的个唱却遍布世界各地,这位偏爱古代的“演艺圈公务员”又有着怎样的现代生活呢?歌声背后,本刊带您一起走进别样费玉清的恬淡生活。

\
厦门演唱会上小哥再现经典动作,仰着头望着远方、手抚领带。图 独木

开唱前原地跑步
《台海》:2006年您就来过厦门,去年还上过厦门卫视的闽南话春晚,这次再到厦门觉得她有什么变化吗?
费玉清:厦门发展得很快,她已经是一个国际城市了,夜晚霓虹闪烁,看起来和纽约一样华丽,而厦门绿化很好,白天又有新加坡的感觉。
《台海》:这次的演唱会跟以往有什么不一样吗?
费玉清:服装方面没有什么变化,我的演唱会一直都比较注重选歌,听众的年龄层较广,选歌的泛围也很广。而且这一次还会注重硬件方面,我们专门设置了3D动画背景,配合每首歌曲的情境为观众打造身临其境的感觉,我们还带来了全亚洲最好的麦克风,让现场的音质听起来更完美。
《台海》:您的演唱会跟其他歌手相比有什么特点呢?
 费玉清:歌坛的路线有很多种,我一直走经典抒情路线。我的演唱会上弦乐用得很多,让人听了很舒适、很清楚,不会那么噪。不同的歌手有不同的风格,听众的选择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台海》:在演唱会中您经常讲一些精彩的笑话,这也是比较特别的地方。
 费玉清:因为之前主持过电视节目,在节目上常交换笑话聊聊天,这样积累下来脑子里也有不少的笑话。后来观众在演唱会上也会要求我讲笑话,既然观众都可以接受那我就讲了,这就成为了演唱会上不成文的菜单之一。
《台海》:您讲的笑话有轻重之分,是怎么筛选这些笑话的?
 费玉清:现在再回头看自己以前上电视时讲得比较重一点的笑话,会觉得很懊恼,怕给大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如今的我会懂得筛选一些恰到好处的笑话,让听众听了会心一笑就行了。其实到我的演唱会听歌是主要的,讲笑话只是缓解一下气氛。
《台海》:在开演唱会之前需要特别注意些什么吗?
 费玉清:这个问题如果需要参加歌唱比赛的人也可以注意一下,唱歌时如果比原来瘦个半公斤一公斤的话,换气时腰身就不会绷得太紧。有的歌手会在演唱会之前健身,而我也会在开演唱会前原地跑步,因为经常唱歌的缘故,所以不需要做太多的运动。在演唱会之前我都不敢到处逛,最怕感冒了,如果真的生病的话,说再多抱歉也无济于事,观众也会很失望的。
《台海》:您的演唱会都很成功,偶尔也会有状况外的事情发生吗?
 费玉清:偶尔也会忘词,就是很平常的东西反而忘记了。我通常会重新把这首歌唱完,因为要给观众完整的感觉。但如果在这首歌上忘过词,以后很多年就不会再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
张家三姐弟——大姐张彦琼(中)艺名费贞绫,现为恒述法师,哥哥张彦明(左)
艺名张菲与弟弟张彦亭即费玉清,在演艺界里各有一片天空。图/CFP

赚的钱通通放进房地产
《台海》:听说您前几天刚从纽约回来,马上就到南京、铜陵参加活动,现在又到了厦门开唱,这样忙碌的生活是不是特别累!
费玉清:我每年都有几十场个唱,再加上一些商业演出,行程几乎都排满了,就好像公务员要天天上班,几十年下来已经培养成习惯了,不觉得累。有时候忽然有空档了,反倒觉得不习惯,就好像我读小学的时候,每次放暑假前一个星期总是很开心,到了后面竟然又跑回学校玩了。
《台海》:每年这么多场演唱会,应该有不菲的收入,您是怎样进行投资的呢?
费玉清:这么多年下来,也有一些成果。但我的观念还是比较保守的,我们那个时代老人家常说“没有下雨的时候要想到下雨天,珍惜有钱时”、“有土斯有财”,所以我通通放到房地产里面,没有什么新颖的投资,不敢做股票、开餐馆之类的投资。
《台海》:这一路走来,您对钱的看法有什么变化吗?
费玉清:我和其他歌手一样,年轻的时候也希望有什么好歌能和自己的名字一起冲上云霄,到中期,也会觉得钱可能是完成许多美梦的需要,也会希望荷包能丰满一点,生活能充实一点。后来越来越成熟了,对人生的感悟也比较透,觉得钱不一定是幸福的泉源。现在唱歌对我来说是份快乐和责任,之前在香港唱歌的时候,只是唱到一组电影的主题曲,看到台下许多观众在哭,我觉得很感动。
《台海》:您会把钱花在名牌服装上吗?
费玉清:我们是平凡的人家,没有名牌的追求,我们那时候弟弟都接哥哥的衣服穿。我也尝试过名牌,但这些都不适合我。我的服装来自一个很熟悉的老裁缝之手,他跟我配合很多年了。经常有朋友向我要这位老裁缝的电话,他们觉得我的西装做得很好。
《台海》:西装、领带是您不变的着装,尝试过改变吗?
费玉清:我不适合新颖的装扮,对着镜子面前的自己,也觉得长得实在没什么流线型的线条。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不只是我习惯了这样的装束,连观众也被我培养成习惯了。如果有一天我走向时尚的装束,恐怕大家都一定能接受。

\\
年轻时的小哥很青葱,跟韩国小天王RAIN还有几分相似!


小时候梦想当乡村老师
《台海》:您在舞台上的形象很优雅,舞台下的您是什么样子的呢?
费玉清:平时的生活简单至及,很多人觉得我不食人间烟火。他们会问你在家里也穿西装吗?其实平时的我穿着很随性,但对生活的品质是有要求的。因为行程太满了,平时都是简便地用餐,所以偶尔会喜欢美食。生活中希望心事很少,不要有太多困扰着自己的人事物。
《台海》:是不是因为没有心事,所以您看起来特别年轻?还是因为您有自己的保养秘诀?
费玉清:很多人都觉得艺人看起来不老,可能是因为我们活在大家的掌声中,得到非常有营养的呵护的缘故。就我来说,保养其实没有什么秘诀,到了比较干燥的地方会擦一些面霜,平时洗衣脸的肥皂就跟洗脚的是同一块,我通常用的是婴儿肥皂,是没有皂碱、没有香料的。
《台海》:张菲是您的哥哥,可是你们兄弟俩看起来不像。
费玉清:从小我们的性情就分得很清楚,小时候他交游广阔,一到假日就有同学把他出去玩。而我就比较内向一点,会在家里写功课、听收音机,那时候就熏陶了很多《凤凰于飞》、《花好月圆》这些样的老歌。我从小就蛮老成的,有一次我搬家买了家具,我父亲到我家里一看到红木家具和墙壁上挂的字画,就说“我以为是个老先生住的地方,这些东西我们这个年纪看了还挺顺眼的!”
《台海》:您和菲哥是出了名的孝子,您平时会花很多时间陪家人吗?
费玉清:我的观念是“父母在不远游”,以前他们总是说健康是他们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从不给我们带来困扰。虽然现在父亲的身体还是很健康,但能在一起的岁月也越来越珍贵了。
《台海》:在您的演艺之路家人对您的影响很大吧!
费玉清:最大的影响应该是音乐上的影响,以前母亲在家里总喜欢哼哼唱唱,父亲则喜欢吹口琴,哥哥会弹钢琴、萨克斯等,姐姐也是演艺圈的。记得小时候我爸爸买了本《聊斋志异》,看不懂的地方,就在每篇的后面加翻译,下次再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到现在对于里面的故事我都能倒背如流。后来我的歌路也受这些古文的影响,所以等到唱片公司让我自己发挥的时候,我就说想唱《凤凰于飞》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歌。
《台海》:您从小就想当歌手吗?
费玉清:小时候老师曾经问到希望从事什么职业,我的回答是当一名乡村里的老师。因为小学生都比较单纯,我不喜欢太复杂的生活。

就像一棵连盆子都没换过的树
《台海》:您出道已经30多年了,到现在还很红,像您这样的歌手在演艺圈很少见!
费玉清:这些年来,我都没有眼时代脱节。17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唱歌,当时还曾经跟《星星知我心》的女主角吴敬娴同台过,只是那时候我还是前面唱暖场的小鬼。中间还经历了流行音乐的年代,主持节目的年代。主持节目时,来宾都是新马港台的明星,他们唱的大多是年轻音乐,我也从中吸取一些元素。现在个唱的年代又来了,我又到处跑不停。其实我也比较认份,算是最不困扰唱片公司的歌手了,而且我是个比较奇迹的歌手,出道这么多年了,大家对我的声音都很熟悉了,可是我每年都可以出新的专辑,而且卖得还不错。
《台海》:您跟周杰伦合作的《千里之外》很成功,以后还会跟其他歌手合作吗?
费玉清:我比较喜欢诗词、成语的东西,只有40%可以接受现代的东西,60%是偏向有一点年份的东西。现在的歌手都很现代,跟我的手法完全不同。但我发现中国风放在年轻歌手身上就不一样,比如周杰伦他带领流行,所以当他的歌带有古文诗词就显得很特别。可以说《千里之外》是一个巧合,找一个不同时代的人一起演绎歌曲,年轻人也许会觉得“费叔叔”的歌还蛮绝的,我的老歌迷也会觉得很奇妙,我觉得这是可遇而不可求,随感觉,不会特意找另一个歌手合作。
《台海》:现在的演艺圈大多是歌而优则演,而且您又善于模仿,有想过往演员方面发展吗?
费玉清:我觉得我聪明绝顶,如果要学习别的事情可能也会有一些成果。但我喜欢简单的人事物,比较喜欢不伤脑筋的事情。从17岁时参加比赛被选到,公司觉得我的声音比较特别,就让我一路唱到现在,我就好像一棵连盆子都没有换的树,一直在里面生长。
《台海》:您还会一直唱下去吗?未来有什么规划?
费玉清:我一般以5年作为弹性的规划期,现在只敢说希望自己能唱到60岁。演艺人员有销售量、收视率、个唱票房等几种考试。而现在的我的生活依然像公务员一样紧凑,这代表着我的演艺生涯亮着绿灯,勇往直前。

链接:
费玉清的哥哥姐姐
张菲:费玉清的哥哥,本名张彦明,人称“菲哥”。他最经典的造型是戴着黑超,扮大佬模样,这样的张菲常令人想起《三国演义》中的黑脸张飞,很难想像他跟深具书生气质的小哥是一奶同胞。但他的知名度却不亚于小哥,他是台湾综艺节目大哥大,与胡瓜、吴宗宪和张小燕被合称为“三王一后”。费玉清的“小哥”也要拜这位大哥所赐,就因为他一句“大家都叫我菲哥,不妨叫他小哥”,小哥的名字也就至此传开了。这位综艺大哥大,却胆大心细,他喜欢冒险性的娱乐活动,玩轻型帆船、驾驶轻型飞机,但其实他又有“犹豫先生”之称,主持或投资都很谨慎。他们兄弟俩曾经一起主持《龙兄虎弟》等节目,可以说菲哥是小哥主持之路的引路人。与小哥的中国风不一样的是,他接触更多的是西洋歌曲,即使两人同唱一首歌,也能唱出不同的风格,但两人最大的共同之处就是“事亲至孝”,他和费玉清是台湾有名的大孝子。

费贞绫:张菲和费玉清的姐姐,原名张彦琼,现为台湾著名佛教人士恒述法师。有“东方维纳斯”之称的她曾是风极一时的性感艳星,19岁出道就是著名饭店的驻唱歌星,曾经到过多个国家走秀表演,走到哪里都是呼声一片。她走红后又带出了两个弟弟,是她将费玉清举荐给当时有名的词曲作家兼导演的刘家昌。张家三姐弟同在娱乐圈,但各有一片天空,被时人称为“妖姬、小丑、圣人”。而39岁的她却毅然选择了皈依佛门,改名恒述法师,她的修行与不一般人不同,主张红尘修法,在她身上可以看到闪闪发光的珠宝、价值不菲的袈裟,在电视上还经常以不同的造型出现:贴胡子的军阀、戴假发的帅哥……这位非传统的法师,众人对她评价不一,毁誉参半,但她却不管世俗的眼光如何,仍坚持自己的选择。对于这位姐姐,费玉清总是心存感激,他曾透露费贞绫放弃了自己的婚姻将两个弟弟成功带入了娱乐圈。

(责编:甘丽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