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时事观察国民党当务之急是凝聚共识而非引爆纷争

国民党当务之急是凝聚共识而非引爆纷争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7-02-06 16:23:00 点击:

\2016年12月19日,国民党中央工作会议讨论通过2017年四项党职人员选举作业期程及第20届党代表选举办法,其中,国民党主席及党代表选举定于5月20日。并且,国民党黄复兴党部党代表选举不再单独办理,而是并入岛内各县市党部,进行合并选举。此举,引发国民党各山头势力强烈不满和激烈反弹,党内权力及资源争夺战变得愈发汹涌和台面化。在面临民进党当局“政治追杀”而陷入生存窘境的当下,国民党在困顿期间的上述系列改选为何会引爆争议,背后折射出何种问题,对国民党而言什么才是真正亟需解决的问题?
 
权力竞逐党魁争霸致纷争加剧
此次国民党主席改选对国民党接下来的权力资源分配及路线论述主导,乃至党内政治权力生态演化等诸多方面都将产生较大程度的影响,其意义不容小觑。一方面,最直接的表征是任期较长。与最近两次的国民党主席补选不同,本次国民党主席改选后的任期为4年。先前不管是洪秀柱还是朱立伦,都是补足马英九所剩下的任期。马英九因2014“九合一”选举败选辞去党主席,朱立伦出马补选并高票当选,然而朱立伦又因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惨败而隐退,洪秀柱继而当选仅剩一年多任期的党主席。而此次如果当选新一届国民党主席,由于任期较长,有助于新任党主席进行相对长期与全局的规划与布局。
另一方面,将掌握选举资源分配及主导权。2018年底,台湾岛内将继续举行“九合一”选举,该选举对于国民党“触底反弹”,扩大政党版图有着重大的象征意义。而选举全过程的统筹与安排,候选人的铺排与布局,资源的下放与动员等各个方面,新任党主席均拥有较大的影响力。并且如果操作得当,对于己方山头势力的壮大,桩脚的挖角或培育,政治声望的夯实与提升,也将产生相对正面的效用。
由此,洪秀柱为顺利蝉联国民党主席,发挥现任优势,对选举环节采取了于己有利的调整。国民党中央直接透过中央工作会议将国民党主席及党代表选举时程提前至5月20日,而“深蓝”的黄复兴党部党代表选举在“党务改革”的名义下,并入岛内各县市党部党代表选举。在外界看来,国民党主席选举提前及相关改革对现任有利,会大大压缩竞争对手布局的时间与空间。其一,洪秀柱是现任党主席,拥有创造议题及增加媒体曝光的相对优势;其二,国民党党员虽号称有88万人之巨,但拥有实际投票权的目前在34万左右。其中,于近期加入国民党的1万5千多人,据说是在洪秀柱阵营动员下加入。而大量新党员在2017年3月31日前加入无疑能提升己方的支持基础,这是潜在对手难以真正达到的功效;其三,洪秀柱巩固“深蓝”支持取得一定成效。包括任命军系人马陈镇湘担任党副主席,可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潜在对手郝龙斌对黄复兴党部的吸票能力,而将在国民党内占据特定比率的黄复兴党部“化整为零”,党代表选举并入地方党部,由于黄复兴党部凝聚力及动员能力相对较强,其投票率与得票率势必大为提升。并且据传闻,国民党中央早在2016年10月便与黄复兴党部达成了改革的默契。而党代表的合并选举在一定程度上可提升洪秀柱在改选时的代表性,有助其淡化“深蓝”色彩。其四,在国民党39席中常委中,除了几席“当然中常委”外,有32席是需要经党代表投票选举产生,如果挺洪党代表在5月20日当选人数大增,那么接下来的中常委选举势必会朝着有利洪秀柱阵营的方向发展,国民党中常会目前的政治生态也可能将发生较大的演变。
有鉴于此,国民党内的“防洪势力”势必会进行强力抵制。近期,他们采取的动作包括质疑相关选举进程及改革的程序性与正当性,或试图营造舆论氛围进行反制。比如,国民党“反洪”中常委公开反对党主席提前选举,呼吁将党主席、党代表选举及地方党部主委直选一同举行,并质疑国民党中央工作会议通过选举改革的正当性,在试图使2016年12月21日召开的国民党中常会流会未果的情况之下,在隔周的中常会再次进行反制,等等。而党主席热门人选郝龙斌同样诉诸程序性问题,认为提前选举“太过仓促”,并直指“国民党不是一言堂”,明显将矛头对向了洪秀柱阵营。另外,国民党党团干部也全部缺席12月21日的国民党中常会,反对立场溢于言表,国民党党团总召廖国栋更是公开呛声表示,国民党中央党部每一步都在为主席选举铺路,云云。围绕权力资源的争夺,国民党内纷争显然在不断地加剧当中,只是在面临民进党当局极力绞杀的当下,国民党内的这种纷争无疑会弱化该党的凝聚力与竞争力。
 
领导核心分立权力争夺还是路线之争?
按照国民党内正常的政治伦理,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国民党党团应负责贯彻及推动国民党中央的相关政策,然而,在现今实际的权力运作当中,国民党却出现了“双头马车”的现象,亦即,呈现两个权力核心的状态。国民党党团不但拥兵自重,而且公开与国民党中央叫板,在党产争议、反核食议题以及当下党主席改选等诸多事项上,均在某种程度上采取了与国民党中央相互区隔的策略与姿态。比如,在有意参选国民党主席的现任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发起的反核食“公投”中,以洪秀柱为首的国民党中央在台面上采取冷处理策略,岛内媒体爆料,国民党中央甚至暗中下令各地方党部不要“随之起舞”参与发动联署。并单独发起罢免绿营民代以及相关抗议活动来作为因应。显然,郝洪双方是在争夺抗争的话语权及主导权,而在这当中,国民党党团进行选边站,与郝龙斌一道联手,成功迫使台湾地区行政主管机构宣布暂缓核食解禁,在一定程度上助力郝龙斌拉抬了声势。
其实,国民党党团与国民党中央相互角力的情形,在洪秀柱当选本届国民党主席时便已台面化。当时,洪秀柱径直任命已不拥有民代身份的蔡正元担纲政策会执行长,也就是先前国民党党团大党鞭角色,引发了国民党党团激烈反弹。作为反制,后者直接仿造民进党自行设立党团总召一职,从而达到架空政策会执行长对党团影响力的目的。那么,为何国民党党团会在形式及实质上另立权力运作核心,不服从国民党中央指挥呢?在笔者看来,这种现象受诸多因素影响。
其一,与洪秀柱当选国民党主席的代表性与权威性有关。在2016年3月26日举行的国民党主席补选中,洪秀柱虽然成为国民党党史上首位女性党魁,但同时也是“最弱党主席”。该次选举,投票率创下2001年以来的最低点,为41.61%。并且,洪秀柱的得票率仅为56.16%,而马英九在2009年及2013年国民党主席选举中分别拿下94.18%和91.85%的高得票率,朱立伦在2015年的补选中得票率更是达到99.61%,当然,马朱二人为同额竞选。然而,洪秀柱虽有当选的合法性及正当性,然而国民党党团对其权威性及代表性显然并不信服。其二,权力资源主导及分配权的争夺。在国民党“执政”时期,该党地区领导人兼任党主席,握有强大的党政资源,其影响力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国民党党团在台面上公开分庭抗礼,而在国民党失去“执政权”沦为“在野”后,权力资源大为限缩,加上国民党党团中的不分区民代来至前任党主席延揽,区域民代又是“自食其力”当选,他们除了不服从本届国民党主席统领外,还试图与其分食权力资源及争夺话语权。其三,双方核心价值理念分歧及政策路线主导权之争。洪秀柱秉承的相关理念及政策路线思维,从长远来看对两岸关系发展具有一定的正面效益,然而却被贴上了“深蓝”标签,而国民党不少台面人物为实现短期政治利益,及居于现实政治时局考量,其核心论述逐渐向“本土”靠拢,未展现出应有的魄力与格局。当两种价值理念与路线进行碰撞,势必会产生激烈冲突。为了争夺政策路线制定主导权,各种权力争夺战也随之上演。其中,国民党主席选举便是重要一役。
 
突破困局国民党攘外更需安内
当下的国民党给外界最直接的感觉是不够团结,在面对民进党当局“党产会”围剿之下,国民党不是拧成一股绳,团结以对,而是依旧在“内斗内行”。其中最典型的便是,国民党中央与国民党党团在党产议题上,并未分进合击,共同应对来势汹汹的“党产会”,而是不断相互扯皮甚至拖后腿。以近期“党产会”2017年度预算审核为例,国民党党团原本可以在立法机构利用审核程序冻结“党产会”的相关预算,也让“党产会”陷入“无米之炊”的境地,从而反制民进党当局对国民党的追杀,达到“围魏救赵”的成效。然而,先前曾誓言对“党产会”预算审查绝不放手的国民党党团,最终却放水仅冻结2.5%预算。缘由据说是,国民党党团得知国民党中央与“党产会”私下进行协议但却未知会国民党党团,导致他们态度趋向保守,并且国民党民代还声称不愿因删除“党产会”预算,而被扣上“反改革”的帽子。国民党内部的这种行为方式,着实让外界摇头不已。
除了上述两大权力核心不断进行角力内耗外,国民党内的众多大佬在党产议题上也是作壁上观,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民进党当局显然试图通过其架设的“黑机关”,借由国民党党产议题进行发挥,将国民党“连根拔除”,让台湾政党政治陷入民进党“舍我其谁”的状态。而面对“灭党”危机汹涌来袭,国民党大佬似乎也倾向选择“袖手旁观”,以“明哲保身”。坊间有这样的研判,国民党大佬抱持如此心态,可能是在端看2017年国民党主席选举结果如何,才会大动作进行因应,假若是他们支持或甚至不反感的人选当选,那么国民党诸多大佬可能才会真正上阵“同仇敌忾”。只是如此一来,可能会坐失先机,平白让国民党陷入更加被动的困境。
在“内外交困”的当下,笔者认为,国民党当务之急不应是继续为抢占所剩无几的政治资源,引爆难以收场,甚至是“自废功力”的各种纷争。而应透过协商机制,在应对各方议题中,寻求更大的共识,达成共有的核心论述,从而凝聚士气巩固乃至扩大支持基础,化危机为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