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财富聚焦支付新时代,台湾缘何慢半拍

支付新时代,台湾缘何慢半拍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6-12-28 17:05:00 点击:
\

支付新时代,台湾缘何慢半拍


电子支付在大陆一般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到底有多普及?看看今年的“双11”、“双12”购物狂欢节就可以感受到了。就在“双11”当天,有网友在网上发表了一段感言:“从今天开始,你不仅要看好你老婆,还要看好你妈,有可能他们正在电脑前,一起愉快地买买买。今天,他们可以在网上买零食、买衣服,明天就可能在网上直接买房了!”
虽然这段话有点夸张,但足以说明成熟的电子支付系统,正在成为人们日常消费的首选支付方式,甚至从电商领域延伸到了线下的医院、超商、交通、餐饮等各大范畴。而当这股消费新模式从大陆逐渐影响到台湾,却出现了另外一种不同的境况。
 
“慢”成台湾电子支付发展特点
2016年年初,一篇《上帝大概是把台湾给遗忘了吧》的帖子在各大社交媒体广为流传,文中列举了网络生活给大陆人带来的便利以及台湾网络服务的落后。其中有这样一个例子:如果把同为公司小老板的一个台湾人和一个大陆人关进房子里一个月,大陆人的工作、生活、生意没受任何影响,一切都运转得有条不紊,而这个台湾人,早已饿死在房子里了。因为这个大陆小老板的任何业务都可以通过一部智能手机来完成,但台湾人的手机,却只能看看八卦新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其实这样的状况并非只是网络的夸张渲染,不少台湾专家学者和产业业者也意识到了两岸在网络商业,特别是由此引申出来的电子支付、移动支付等方面的差距。
长期以来,电子支付在台湾,一直是阻碍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原因。正如台湾前发展委员会主委管中闵所说的:“台湾电商之所以没有发展起来,有人以台湾市场较小作解释,但其实是支付体系的落后。”
随着网络购物在台湾的兴起,电子支付不完善带来的不方便越来越大。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2015年1月,台湾“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得以通过实施,随后一年内,欧付宝、乐点、智付宝等六家岛内电子支付业者陆续提出业务申请,并拿到了营业许可。由于进展顺利,甚至有不少人开始把2016年称为台湾“电子支付元年”。
可惜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拿到营业许可的五家业者没有一家敢开业,直到6月,乐点移动支付宣布启动试点运营。到了10月底,第二家电子支付业者——PChome国际连电子支付服务正式开业。纵观来看,台湾的电子支付自2015年管理条例通过以来,目前仍只有少数业者蹒跚前行,慢,成为了台湾电子支付行业最大的特点。
台湾的电子支付系统发展如此之慢,让不少业者直呼“大陆的电子支付已经在天上飞了,台湾还在地上爬。”但对于现状,台北电脑商业同业公会副总干事张笠在接受《台海》记者采访时,除了焦虑,更表现出了些许无奈。“支付宝已有12年了,我们才刚起步,但我们没有捷径可走,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来。”张笠说。
 
消费形态与监管阻碍发展
电子支付发展的缓慢步调,让不少人也开始感到疑问,为什么一向颇以科技业为豪的台湾,却在创新支付服务方面如此被动?为什么时尚前卫的台湾民众不愿意试试新的支付方式?
“消费者的习惯是需要养成的,而一旦养成也是很难改变的,因此,电子商务、电子支付等新型商业模式更容易在新兴市场获得成功。举个例子。正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支票时代,所以使得银行卡能够短时间内获得巨大发展;也正是因为我们对于Shopping Mall的购物体验与文化不如西方那样长久,很多地方甚至还没有见识过真正意义上的Shopping Mall,就已经被网店所攻陷,所以我们相较于其他地区的消费者更容易接受网络购物。”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王建明用了两个简单的对比例子,向《台海》记者阐述了他自己的看法。
王建民表示,台湾在创新支付领域的落后与原有消费习惯的固化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一方面,台湾的信用卡有着较好的发展基础和积淀,其长时间培养的支付习惯和消费文化短时间仍然具有惯性,这在客观上为其他创新支付方式的切入造成了阻碍。另一方面,台湾零售实体店的高度发达压缩了电商的发展空间,进而降低了电子支付的内在需求。“虽然现在追求网购的民众越来越多,但数量还不足以给台湾原有的消费模式带来决定性的冲击,因此也就不能快速推动电子支付的向前发展。”王建民说。
对此,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表示,岛内消费者态度消极,的确降低了商家投资新兴支付设备的意愿,让台湾电子支付始终停在雷声大、雨点小的阶段。根据台湾资策会去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全台有超过六成的民众听过电子支付,但实际在使用的消费者仅占整体的4.8%。主要原因在于,现行交易工具选择太多,民众大多沿袭固有的交易习惯。
除了主观上的消费形态影响外,谢明辉还认为,造成电子支付产品推广缓慢的,还有来自监管方面的阻碍。“2015年,台湾《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经过多方博弈讨论后终于实施,同年‘金管会’发出6张电子支付机构许可证。台湾有了自己的电子支付,被认为是打通了电子支付的‘任督二脉’。然而新条例限制重重,比如买卖双方必须是同一家电子支付机构的会员,比如‘金管会’虽高喊要减少民众使用现金比例,却不准从银行账户把钱转入电子虚拟账号储值。相较大陆的支付宝可通过各家银行网络系统直接把钱转入,台湾的电子支付账号储值必须经由ATM转账、或是到便利商店缴费,无法一气呵成在网络上完成,使得体验不佳。也正因这些障碍的存在,造成已经拿到营业许可的几家第三方业者一直迟迟没有动作。”谢明辉表示,这些不切实际的法律规定直接阻断了电子支付在台湾实际施行的可能性。
 
大陆电子支付抢占岛内市场
与台湾本土电子支付的缓慢不同的是,大陆两大支付业者“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台湾的扩张速度却让人眼前一亮。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先后在去年底、今年初于台湾上线,主要为大陆游客来台湾时使用,免去换汇、携带钱包和找零钱的麻烦。两大支付系统一上线,便迅速扩张,短时间内在台湾岛内的布局已经相当全面。
因为主要服务对象为大陆游客,两大支付系统的拓点目标锁定在大陆游客来台旅游消费时的衣食住行,像是支付宝能用在各大夜市、新光三越、微风百货、九份商圈等。特别是2015年“双12”期间,支付宝在台湾正式开通“手机扫码支付”。陆客从步入桃园国际机场买电信预付卡、搭计程车、在宁夏夜市品尝小吃、买伴手礼,都不必掏现金,打开“支付宝钱包”App就能付款。据台湾媒体统计,“手机扫码支付”上线才一天,支付宝交易就占总交易量的6%,并带动业绩成长一成。而微信支付虽然来得时间晚,但后劲十足。它布局的范围包含台北101、士林夜市、日月潭、阿里山、六合夜市、垦丁、花莲国际观光夜市、九份、西门等全台热门景点和商圈,据传已经有2万个布点,最近更表示将延伸至台湾叫车系统。
“从目前来看,大陆电子支付业者在台湾的布局比本土业者还强势,用起来也确实很方便,假使哪一天开放台湾民众使用大陆的电子支付工具,会不会民众全奔向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怀抱?”谢明辉表示,这种预想细思极恐,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台湾的电子支付产业将毁于一旦,甚至再无出头机会。
对于两岸之间电子支付领域的差距,有人说10年,有人说20年,甚至还有人说差了“一甲子”。但不论哪一种,大家都有的共识是,台湾的电子支付想要赶上大陆,不是随便拍拍屁股就能成的。
“我们一直希望台湾能有电子支付业者能够复制支付宝的奇迹,但从现实来看,可能性太低了。”谢明辉表示,两岸电子支付之所以在这么短时间里在两岸形成如此大的差距,与台湾岛内社会的保守自闭心态有直接关系。在现在的岛内社会氛围下,台湾有关部门从规划法条时就以防弊为优先,完全无视现代服务业超越创新的客观需求。而支付宝之所以能够上路,就是与大陆主管部门放手松绑有极大关系,在大力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宗旨下,支付宝实际上是在没有相关限制法令的空档中得以诞生的,它刷新了金融活动的规则,突破了旧框框。这与大陆坚持改革开放的社会氛围分不开,而台湾社会却没有如此环境配合,因此只能坐视电子商务业发展的日渐落伍。
“由此也可推想,虽然目前台湾服务业发展水平总体上仍领先大陆,但如果继续固步自封,以保护弱势为由放弃突破进步,创新发展就无从谈起,在大陆的急起直追下,台湾现有的优势将会逐渐化为乌有。近10年来,岛内经济日渐凋敝,固然有其体制上的问题,但社会上浓厚的保守心态更是亟待加以克服的障碍,需知创新必须建立在突破现有限制的基础上,否则即使民间再有创新潜力,也都会被扼杀于无形。最终受害的,又何止电子支付这一个领域。”谢明辉说。
随着支付时代的来临,一个全新的支付生态体系被创造和推广开来,移动业者、零售商、银行、电子支付业者都想抢食这块蛋糕。但光有这份心是不够的,技术手段的进步,服务理念的创新,以及监管心态的开放,三者缺一不可,才能真正带动新兴支付生态产业的发展。2016年即将过去,2017年是否能成为台湾“电子支付”真正的元年,台湾又能否在电子商务领域向前迈出一大步,关键还得看其能否克服保守自闭的心态。否则,台湾与大陆之间的距离,又岂是一个“支付宝”可以填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