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军事兵种凉山特勤队: 戴着杰森面具的台军战士

凉山特勤队: 戴着杰森面具的台军战士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5-01-06 14:44:15 点击:
近日大陆多家军事论坛上都载文介绍台军一支被称为“凉山特勤队”的特种部队,说该部队极其神秘且战力勇猛,尤其是其配备的面具颇具看点,西方网站称之为“戴着杰森面具的台湾士兵”,而在台湾陆军单位则有“凉山上住着一群鬼”的说法。凡此种种,都是描述隶属于台湾陆军的一支特种部队——陆军空特部空降特勤队。那么,这支部队的来历如何?又有何种优势获得这么多的美誉?

岛内《中国时报》曾报道,隶属于台湾陆军航特指挥部的“凉山特勤队”,是一支剽悍的三栖特种部队。要想做“凉山好汉”,没有十八般武艺,是绝对进不去的。因为“凉山特勤队”的组建初衷就是能让其孤军深入敌后遂行袭扰和渗透作战,所以训练必须严苛。
\
戴着神秘面具亮相“双十”
大陆网站上日前流传着“台军打造大批星球大战士兵戴防弹黑面具防爆头”标题的文章,描述“凉山”部队戴着诡异面具亮相的外型吓坏不少网友,西方网站也以“戴着杰森(美国恐怖片《13号星期五》的主角)面具的台湾士兵”转载这系列照片,有网友说看了吓得睡不着。

据台湾东森新闻网报道,这支正式名称为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空降特勤队(Army Air Special Services Commando)的部队组建几十年来一直相当神秘。只是由于从2007年开始参加过几次“双十阅兵”,留下了照片。照片传到了大陆乃至西方世界,引起了热烈讨论。不过,网友们讨论的重点倒不是关于这支部队的成员多么神勇威武,而是他们脸上那张让人觉得“酷毙了”的面具。因为这款面具骤眼看去让人不寒而栗。它有点像“圆明园十二兽首”里的鼠首,又有点像电影《沉默的羔羊》里食人魔汉尼伯( Hannibal)的那张面具。军方消息人士透露,该面具是用凯夫拉纤维(Kevlar)制的。长28厘米、宽18厘米,重1.1公斤。据说可以抵挡0.357口径麦格农(Magnum)手枪子弹的射击(但估计没有人敢当面试!)。

网友好奇的是:戴着它怎么呼吸?戴着它是为了隐藏身份吗?还有就是,它真的有那么神吗?会不会只是用来吓唬人的?

岛内资深军事记者林弘展指出,在2000年前后,因为国际反恐气氛弥漫,“国防部”扩大重整“国军”特战装备,这一型头戴防弹面罩及配备防弹盾牌的“铁面”战士装是属于陆军空降特勤队(即“凉山特勤队”)城镇作战的攻坚装备。这些士兵戴神奇面罩的原因有二:一为防弹,避免遭受攻击;二为遮住面貌,不让恐怖分子记住、认出士兵的脸孔。林弘展回忆说,由于“铁面战士”太“酷”了,大概在2005年3月30日,“立法院国防委员会”邀请反恐部队士官兵现场展示反恐装备,五位全副武装的特勤队员戴着这款神奇面罩,进入“立法院”,让迟到的“立委”还以为发生恐怖袭击之类的事。

为台军三大甲级反恐劲旅之一
据台湾“国防部”网站资料,陆军空特部空降特勤队,俗称“凉山特勤队”(其实这个俗称的来历只是因为该部驻地在凉山),属于陆军“甲等”特勤队,主要负责台湾中部的反恐任务,并遂行陆军特战任务以及处理重大突发事件。该部与宪兵特勤队(绰号“夜鹰”)和海军陆战队特勤队(绰号“黑衣”),并列为台湾军方最精锐的三大“甲级”特勤队。

1980年,台湾陆军合并侦搜中队与特勤连潜龙排,组成特种勤务队,以执行反突击、反劫机、反劫持、反破坏等警备治安任务为主,驻地在屏东县凉山,因此被友军或民众称为“凉山特勤队”。首任队长黄海彬上校,后此人升至台湾陆军副总司令,军衔为中将。

1986年,台东县岩湾监狱爆发囚犯集体大暴动,即岩湾事件。“凉山特勤队”首度与友军宪兵特勤队、陆战特勤队联手镇暴,这个部队的存在因此被公开。1991年,因台湾当局“精实案”部队整编,特种勤务队纳编高空排,改编为“空降特种勤务中队”,增加三栖渗透能力与特攻作战训练。

台湾“国防部”网站的资料还显示,“凉山特勤队”的种类为特种勤务;其四大功能是反突击、反劫机、反劫持、反破坏;隶属于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驻地为屏东县凉山;别称是“自强中队”、“凉山特勤队”;其格言为“尚武求胜,自强不息”。

陆军空特部空降特勤队的臂章很有特色,被称为“大天使之剑”,具体阐述为:大天使的翅膀,指专精于高空跳伞能力,就像天使一样任意支配天空;绿柄蓝绿相间的剑刃,象征陆军的绿色和空军的蓝色,代表隶属于陆军,却有高空突击战能力,从高空发起突袭是该部的自然使命。
\
战争渗透先锋
在2012年,岛内“中央社”曾报道,空降特勤中队成立32年,在外界一直流传“凉山上住着一群鬼,他们是凉山特勤队”来形容这支神秘的特攻作战部队。当时在该部32周年的队庆典礼上,时任陆军航特部指挥官的潘其岳中将称赞“特勤队是一支具备三栖作战能力的高效能部队”。

既然台湾军方对这支部队寄予厚望,想成为该部的一员自然要“过五关斩六将”。特种部队在人们眼中总感觉是身怀绝技,勇猛无比。而普通士兵如何才能成为这样的“超能战士”呢?据悉,台军规定,特种部队的士兵应具备大专以上文化、5年以上军龄,精通战术技术、训练成绩突出、意志坚强、身体强健、反应敏捷、纪律性强、吃苦耐劳、勇于献身。军官必须通晓特战理论,具有实战经验、独立组织训练及指挥作战的能力。特种部队的军官要能在10秒钟内对伪装的运动目标识别出数量、性质、方向、时速和企图。而游击战与反游击战、破袭与反破袭、侦察与反侦察、追踪与反追踪、搜剿与反搜剿、渗透与反渗透、攻击与反攻击等都是该部队的训练科目。这是针对台军特种部队的统一要求,“凉山特勤队”自然不例外。

就“凉山特勤队”来说,在获选成为该部队员后,要接受两阶段、共16周的储备训练,第一阶段以体能训练为主,第二阶段是战技训练。在经历这两个阶段后,是长达三年的专业专长训练。具体而言就是,在初期通过高标准鉴测获选为储训队员后,必须接受跆拳道、柔道、摔跤、擒拿、射击、爆破、高楼攀降等近战格斗基本技能,以及高空跳伞、潜水渗透、山地、高寒、丛林、城市特攻与反恐、反劫持作战等完整专精训练,才能成为合格队员。此外,除在驻地接受近战格斗、特种战技爆破和狙击训练外,队员还要到台中谷关特战训练中心接受山地丛林特攻作战,在屏东空降训练中心接受高空跳伞训练,到高雄左营和屏东恒春接受水域渗透训练,最后到反恐训练基地接受反恐作战训练,以具备全方位的特战突击能力。

经过如此严苛的选拔与训练,使得该部具备高空、地面、水域等三栖作战能力,具备武术、爆破以及高空攀降等技能,在台军内部被称为“战争渗透先锋”。据台湾《中国时报》称,隶属于台军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的“凉山特勤队”,除了进行“敌后渗透”,破坏敌方重要设施、狙杀重要目标等重要任务之外,在反制作战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战时渗透敌后,为自己方面引导或标定巡航导弹攻击目标方位。“凉山特勤队”的官兵,原本就负有后方渗透、破坏或狙杀的特战任务,但随着台军增加包括巡航导弹等“新世纪武器”的装备,这些特战部队也将接受新的敌后目标情搜和标示训练,可说是十八般武艺都要样样精通,也将因之成为作战中最具关键的兵种。

野人般的“魔鬼特训”
“凉山特勤队”的训练独特之处是,每年必实施长达17天,历经342公里翻越台湾3000米高山的山隘行军训练,这是一场野人般自给自足的山地训练。

岛内东森新闻台曾披露,在某次训练中,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特三营,全副武装,只带着简易的野外求生工具,如指北针和等高线地图等,不得携带任何给养,在长达17天的山地长征过程中,队员生存必须就地取材。

在17天的严苛环境及艰苦训练下,特战官兵还须以野外自我求生术自理三餐,从严、从难施训,结合山地渗透、山地特种作战战技与战术演练、陆空通联、空中机动整补、战场搜救、山地踏勘等多项课程,先完成特战基础训练,再依序施行特战班、排、连组合训练及协同作战演练。特战队员要背着超过20公斤的武器装备,以徒步方式,翻越高达3000多米的大汉山,采取“边行军、边训练”方式,实施山地特种作战训练、空中运补及地空协训,更针对山区道路、桥梁、森林、土石流浅势区等实施勘察及纪录。

据悉,“凉山特勤队”每年都会以营级为单位,实施山隘行军训练课程,在行军中加上特战部队特有的训练项目,强化部队官兵精神战力与意志力,提升特战官兵面对各种艰难操演课目、多变天气的考验、体力的疲乏及各项战术战技操练。

退伍20年还能以一敌三
由于保密原因加之没有经过实战检验,目前很难对“凉山特勤队”的整体战力加以准确评估。但从台湾官方以及媒体零星透露的资料,可以“管窥一斑”。曾在特种部队当过军官的台湾前“国防管理学院”院长、退役陆军中将帅化民曾说,“特种兵与一般士兵相比,要一个顶三四个,所接受的训练要比野战部队强十倍以上”。而台湾媒体曾披露过一起治安事件,一位从“凉山特勤队”退役已20多年的老兵因酒驾被查,3名警员对他无可奈何,直到偶遇其当年在特勤队的教官才乖乖就范。

《自由时报》在2013年报道,49岁的货车司机林宗德退伍已20多年,已经有多次酒驾记录,某日晚8点多,他在八德市永福街口又因酒驾被拦,带回附近的四维派出所时还借酒咆哮,3名警员都抓不住他,施展擒拿术也被一一化解,被搞得手忙脚乱。这时该所警员吾庆临刚好回派出所,林宗德见到他,小声叫“学长”,吾庆林瞄了一眼,突然瞪睛暴吼“凉山精神”,林宗德立正回答“忠义彪悍”,两人都声若洪钟,神奇的是,此前让那3名警员都搞不定的林宗德,此刻却很安分。面对这3名警员的疑惑,林宗德解释说,28年前在“凉山特勤队”服役,教官是吾庆临,1986年岩湾监狱暴动,两人还同出镇暴任务,但退伍后失去联络。林宗德承认,一听“凉山精神”,瞬间感觉重返往日荣耀,但事隔20多年,却在如此狼狈情况下见到昔日教官,深感羞愧。

由于高度保密,目前不清楚这支隶属于台湾陆军空特部的“凉山特勤队”的具体编制员额以及标准武器配备。然而,从台军当局对这支部队的倚重程度和媒体披露的训练情况来看,这支部队的战力还是不容小觑。笔者就个人感言,随着两岸关系日益缓和,台海冲突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希望这支部队能更多地将使命向反恐领域倾斜,而不是为了在可能发生的台海大战中与大陆同行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