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军事兵种“飞豹”纵横天海 走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

“飞豹”纵横天海 走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5-04-10 11:31:00 点击:
如同贝雷帽已约定俗成为特种部队代名词一样,随着海内外军媒不遗余力地关注飞豹战机的面世列装和改进提升,飞豹部队也逐渐成为坊间对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的代称,原来的海航叫法则甚少听闻。因一款战机而出名的部队,在解放军序列里也算是独此一份吧。
“飞豹”是解放军战斗轰炸机(FBC-1)的昵称,这种重达27吨的双座、双发超音速战斗机是中国第一种专门为海军研制的战斗机种,在解放军空军和海航发展“攻守兼备型”空中力量中扮演重要角色,某种程度上已被视为海军先进战力的阶段性指标。同样的,在解放军现有航母尚难形成实际战力、水面舰队尚不足应付周边挑衅、潜艇部队越洋作战性能尚欠佳的情况下,为维护祖国大陆绵延数万公里的海岸线安全,海军航空兵成了海军极为倚重的可有效发挥作用的海上攻击支持力量。如此说来,海军航空兵被称为飞豹部队,形象直观也实至名归,更被外界寄予重重厚望。
 \
海航职能日渐明晰
海军航空兵是海军中主要在海洋上空执行作战任务的兵种,通常由轰炸航空兵、歼击轰炸航空兵、强击航空兵、侦察航空兵、反潜航空兵部队和执行预警、电子对抗、空中加油、运输、救护等保障任务的部队组成,具有远程作战、高速机动和强烈突击的能力,是海洋战区夺取和保持制空权的重要力量,是海军的主要突击兵力之一,能对海战的进程和结局产生重大影响。按照起降基地不同,海军航空兵分为岸基航空兵和舰载航空兵。岸基航空兵以陆上机场和水上机场为基地,通常配备有航程远、续航时间长的轰炸机、侦察机和反潜巡逻机;舰载航空兵以航空母舰和其它舰船为载体,通常配备有歼击机、攻击机、预警机和直升机等,具有远在母舰火炮和战术导弹射程以外作战的能力,亦能借助母舰的续航力,进入各海洋战区活动。
解放军海军航空兵至今已走过60余年的发展历程。1950年夏秋,海军先后组建了第二和第一航空学校,此举开启了海军航空兵建设先声。1952年1月,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向中央军委上报了《一九五二年海军空军建设问题》的请示报告,在周、毛同天签批同意后,同年9月,海军航空部(1955年10月更名为海军航空兵部)以陆军第10军军部为基础在北京成立。70年代后期,海军航空兵改编为第1、第2、第3三个轰炸机师和第4-第9六个歼击/强击机师,原第2师改为第5师、第5师改为第2师。此外,为加强夜间作战能力、空中侦察能力和运输能力,海航先后曾组建若干独立团和独立飞行大队。
海军航空兵部为海军舰队(兵团)级,前后经历了数次改革,其中包括1969年11月被撤消、1978年5月被恢复并直接管辖各舰队航空兵共9个航空兵师。1985年大裁军中,海军将海航各师于1976年-1977年增编的飞行团基本全部撤消,另外撤销了海航第3师番号,并在1988年将航7师改编为训练师。90年代后期,为了与驱逐舰、护卫舰配套,海军各舰队编内另组建独立直升机团,除北京良乡机场外,海军航空兵所属的各个机场分别以团级场站的编制,归属各航空兵师代管。2003年10月,海军航空兵部再次撤消建制,航空兵各飞行师、独立团转隶相应舰队。
毋庸讳言,现代战争越来越趋向多兵种的联合作战,海上作战更是如此。现代海军其实就是由陆(海军陆战队)、海(水面水下舰艇)、空(岸基和舰载航空兵)这三个基本军种组成的联合兵种。其中,海军在海上作战的空中优势,即制空权,将决定海战的胜败,“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海军航空兵在海战以及海军中的地位可见一斑。海军航空兵作为海军五大兵种之一,其60余年的发展历程,已初步实现了由“岸基型”向“岸舰型”的突破转变,目前正大步向“舰载型”更高层次目标迈进。
 
远程作战能力迈上新台阶
60余年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紧跟世界军事发展步伐,逐步实现了由机械化向信息化、由执行单一任务向执行多种任务的跨越。尤其是第三代战机陆续装备部队后,航空兵部队的应急机动、舰机协同、空中格斗、低空突防、远程攻击、精确打击能力显著提高,所有战斗团都能担负跨区机动作战任务,担负战备值班的飞行员全部进行过导弹实弹射击训练。“所有这些,都标志着海军航空兵高技术条件下的整体作战能力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人民解放军创建至今,为世人所称道的从来都是“人”与“武器”均衡发展的综合实力,甚至屡屡在武器装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凭借军人优良素质出奇制胜,相比来说,海军航空兵简直就是典型缩影。在创建初期,年轻的海军航空兵部队的多数人员是从陆军转过来,文化水平低、文盲率偏高,从空军转过来的飞行员对海上飞行不适应,但是部队官兵坚持从实战出发,狠抓文化、狠抓训练,愣是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在我国大陆的沿海上空,创造性地击落了一架架当时高性能的战斗机、高空侦察机、超低空侦察机、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并在一江山岛战斗中首次参加了陆海空联合作战,“用歼击机、轰炸机为登陆部队打开了通道”。70年代末开始,海军航空兵开始组建舰载机部队,随着海军舰载直升机、飞豹战机等系列先进武器列装,海军航空兵发展史掀开了新的一页,搜潜攻潜、超视距引导、机降滑降、立体补给、夜间着舰等,逐渐形成了配套适应的海上合成作战能力,从打捞远程运载火箭数据舱、横跨太平洋协助建设南极长城站、远航南沙、飞越第一岛链,一直到实现空中加受油,可谓是一步一个台阶地全方位提升,逐渐成为维护祖国大陆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重要力量。
这里需要特别提到的是国产FBC-1“飞豹”歼击轰炸机,这款战机对海军航空兵发展具有非比寻常的重要意义,即使在2003年苏-30MKK歼击轰炸机列装后亦是如此。飞豹轰炸机最早设计于70年代中期,是冷战时代的产物,对外最早露面是1988年英国范思罗航展,同年试飞成功,正式定型于1997年,1999年正式装备海军航空兵部队。飞豹战机是解放军自主研发的超音速全天候歼击轰炸机,也是解放军第一种专门为海军研制的战斗机种,采用大陆自行研制的最先进飞控系统和火控系统,动力装置为按许可证生产的英国罗罗公司的斯贝202型涡扇喷气式发动机(这是解放军目前第一种国产的涡扇喷气式发动机),在国产战机中首次实现了机载设备自动化,装备了大陆性能最先进的雷达系统,作战半径达1100公里,对于支援近海活动的海军舰艇部队绰绰有余。因此,甫一问世就备受关注,曾传闻2000年在钓鱼岛海域吓退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村雨级”导弹驱逐舰。据2011年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披露,最新型的飞豹战机机身有了改良设计,已经配备了先进的干扰发射机,最大载弹量可达9000千克,可以携带4枚YJ-82反舰导弹执行海上作战任务,具备极强的攻击能力。
新时期里,海军航空兵因应现代高技术战争,重点加强了突击兵力、电子战兵力和侦察预警兵力的装备和保障设施建设,逐步实现由岸基型向岸舰型、由近程作战向远程作战、由执行单一任务到执行多种任务的转变。尤其是近几年来,海军航空兵着眼打赢未来高技术海战,坚持地面苦练、空中精练,先后组织导弹空射、高空复杂特技、超声速攻击、超低空突击、夜间复杂气象条件下的跨区机动、远程奔袭等高难科目训练,现代化作战能力逐步提高。目前,海军航空兵所有战斗团均达到甲类水平,主战飞行员个个都是“全天候”,人人都具备四种气象条件下能打能飞的能力,已经成为一支越战越勇、着眼未来的精锐部队。
 \
离远程作战还有多远?
解放军海军的积极防御战略,由近海防御变成有限的远洋防御,发展的关键就是海军航空兵的远程机动作战能力问题,彻底实现从“岸基-岸舰-舰载”转变。这个问题解决好了,解放军海军的有限远洋战略将顺利达到目的。现在看来,未来最可能的突破点应在提高远海机动能力和战略投送能力,并研制大型水面战斗舰艇方面,这里可能牵扯到三个层面的因素:
首先是认识上的客观化。长期以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的作战,主要是执行空中截击与巡逻任务,其次是反潜与布雷作战。20世纪90年代后,海军航空兵有了长足进步,也初步实现了向岸舰型的突破发展,但目前除少量伴随大型水面舰艇的舰载直升机外,主体上仍然属于典型的陆基航空兵,伴随空中加油机和重型远程战斗机服役所带来的作战半径增大,也未使情况有根本改变;海军航空兵在作战任务方面与空军航空兵仍有很多重叠,在处理诸如南海、东海等敏感问题上存在交叉。目前,海军航空兵仍不具备伴随舰艇编队执行远海值勤的任务,必须依托海岸基地,机动作战能力依然有限。因此,基于陆基的航空兵称不上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纯粹的海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要想发展,要想有更大的作为,要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纯粹的海军航空兵,就必须离开陆地进入海洋,只有这样才是真正解放军海军航空兵。
其次是舰载战机规模化。客观上讲,解放军海军航空兵与空军相比,在武器装备方面有相当差距。一直以来,海军航空兵主力机种都是国产的,包括大量歼-7、歼-8II战斗机和强-5强击机,这些老式战斗机严重制约着海军航空兵战斗力的提升。这种状况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有了实质性改善,国产轰-6D轰炸机、国产FBC-1“飞豹”歼击轰炸机、国产轰油-6空中加油机和歼-8D战斗机的服役、苏-30MK2战斗轰炸机的服役,都在逐步延伸着海军航空兵的远海作战能力。但是目前海军航空兵主力精确对海打击力量“飞豹”歼击轰炸机,在性能上和综合作战效能上并不尽人意,其电子设备、发动机和武器系统尚待继续改进;苏-30MK2战斗轰炸机性能虽然先进,但属于引进武器,且数量有限,只能用于完成“高精尖”任务。今后只有国产新型歼-10、歼-11B等先进战机的陆续服役,海军航空兵的实力才会出现质的提升。
第三是操控平台航母化。自二次大战航空母舰取代战列舰成为海上主要战略舰之一,从可预计的时间来看,建设海军大国兵力结构的核心仍是航空母舰。中国大陆海洋主权和领海权益能否保证的关键,在于海军能够保证水面机动编队在第一岛链之外的制空权,或者至少要有部分制空权,这是依靠岸基飞机做不到的。从岸基机动到战区很容易贻误战机,而且由于要多载燃料,作战飞机的载弹量必然要减少,到达战区以后滞空时间也很有限,战术的灵活性就受很大限制。要到远洋作战最好的方式,是能有伴随舰艇编队机动的海军航空兵舰载机部队—载机平台,有些国家不遗余力地保留和发展航空母舰,是有其道理的,因为航空母舰具有任何作战飞机都不可能具有的远洋机动性。目前解放军海军拥有的“瓦良格号”航母试航后主要作为舰载机飞行员训练平台,未来还将有两艘国产航母下水,依托航母这个舰载平台,海军航空兵将可能形成航母舰载机部队,并由此构成海军一支新的远海作战支柱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