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军事装备玩火?不! 观察美台军事合作未来路

玩火?不! 观察美台军事合作未来路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6-04-12 09:52:48 点击:
近期,台军在美国卢克空军基地1架F-16战斗机坠毁,飞行员高鼎程少校不幸罹难。美国政府随即承认美存在台湾战斗机培训计划,这是为数不多的一次公开表态。《防务新闻》报道称,台军的第21战术战斗机中队,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该基地训练,是美台军事合作具代表性的项目之一。台军多年不愿公开飞行员在美受训计划,这次高鼎程失事却使“公开秘密”曝光,也使得美台军事合作再次成为世人瞩目焦点。
美台军事合作是美台军事关系的延伸和体现,追溯至国民党败退台湾后美国对台军事援助,历经“两蒋”和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执政”时期,已发展演变成为美国“以台制华”和台湾“挟洋抗陆”的重要手段,内容涵盖美国对台军售、战略战术合作、军事技术交流、军事情报交流、军事人员交流等五大类。近年来,美台军事合作总体保持了稳定态势,并未突破以往框架,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实施亦未对此造成实质影响。在中美关系整体稳定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大形势下,民进党上台“执政”应不大可能改变美台军事合作的现有格局,但不排除在某些方面做一些大胆尝试。
\

合作方式:由秘密合作转趋公开勾结
美台军事合作由来已久。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受美国对华“观望”态度影响,其对台仅提供政治、经济援助,拒绝军事援助。1950年2月,中苏签订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出于意识形态及美国在亚太地区战略利益的考虑,美国政府开始调整其对台政策。1950年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公开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8月,美军远东总司令麦克阿瑟赴台,美台签订“防卫协定”。对此,蒋介石从“美台军事合作”高度评价麦克阿瑟的访问意义,有关美台“亲密合作”的消息也成为当时美国报纸的头版新闻。8月底杜鲁门批准向台提供1.4亿美元军事援助计划;9月美方公布其远东政策,明确提出:“对于台湾,除继续予以经济援助外,并将给予有选择的军事援助,以加强台湾的防卫实力”;11月,美台签订秘密军事协定,规定美国向台湾提供总计1.65亿美元武器装备。自此,美台军事合作的大幕徐徐拉开。
美台军事合作经历了正式军事同盟、秘密军事合作、公开相互勾结的演变历程。合作初期除军事援助外,美国还进一步完善相关法案,强化双方的军事同盟关系。1954年12月,美台签署《共同防御条约》,美正式将台置于其“保护”之下,并向台派驻陆、海、空三军部队。1955年1月,美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福摩萨决议案”,允许美动用军队协防台湾,随后还组建了“美军驻台协防军援司令部”。美台这种正式军事同盟关系一直延续到1979年中美建交。中美在建交谈判中,美接受了与台“断交”、“废约”和“撤军”三个条件,标志着美台军事同盟关系的终止。但随后美总统卡特签署了“与台湾关系法”,继续承诺为台提供安全保障。当时,由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拟定的美台关系“秘密指导方针”,对美发展与台军事关系做了如下规定:美与台继续保持有限的军事合作;美将军级军官不准访台;赴美受训的台军事人员必须是少校级以下军官等。由此看,中美建交后的一段时间内,美台军事往来还是比较隐蔽和节制的。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1992年,美国出售给台湾150架F-16战斗机。此后,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步伐一刻也没停止,武器装备由飞机零部件到空中预警机、“爱国者”导弹、反潜鱼雷、主战坦克、反潜直升机等等。1996年2月,美国防部专门成立了一个处理台海危机的特别工作组,并与台联合组建“军事及情报危机处理联络中心”,以共同处理台海紧急事态。同月,时任台军“副总参谋长”的唐飞秘访美国,并与美达成多项防务合作协议,其中规定,1996年5月前,美每月定期邀请台高级将领赴美国防部举行美台军事将领联席会议,共商台海局势和台军备需求等议题。自此以后,美台两军间的交流与合作骤然升温,美各种军事考察团频繁赴台,双方军事技术合作不断深化,美台军事合作逐渐化暗为明。
2000年陈水扁“执政”以来,美台军事合作全面展开,包括提高对台售武质量、扩大情报交流与合作、提升军官交流层级、展开美军“协防台湾”计划、建立军事热线、制度化美台高层对话机制、参与和指导台湾军事演习等。2008年马英九“执政”后,保持了美台军事合作与交流密切展开的趋势,双方的军事合作实践不断升级,在武器出售、人员培训、联合训练、协同作战、情报共享、联合军演等方面更趋机制化,呈现出范围不断扩大、程度日益加深、关系更趋紧密的特点。
\

合作内容:由硬件出售转趋软件建设
自1979年美台“断交”以来,美台军事合作主要集中在“硬件出售”,即美国向台湾当局出售各类“防御性”武器装备。但是自冷战结束后,尤其是在1995—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机以来,美国部分亲台人士开始积极鼓吹对抗和遏制大陆的军事崛起和“武力威胁”,并强调由于台军在“软件建设”方面存在严重不足,因此单纯依靠武器装备的出售,已不足以保证台湾的安全。此后,美国开始着力强调“软硬结合”,将很大一部分注意力转向提升台军的软件建设上,以求最终实现和提升美台两军的协同作战能力。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双方军事人员培训。自1997年起,美国开始在卢克空军基地为台湾培训战机飞行员。台湾三军“司令部”、“参谋本部”等“国防部”所属19个单位中的多数单位每年也会派员到美国军事院校、三军基地、军工企业、作战平台进行考察、研修、训练或实习,乃至观摩或参加美国军演,以此借鉴美军先进的战术与作战能力,掌握各类武器系统的操作技术,强化双方军事高层交流,修正台军训练政策与人才培养模式,改进台军未来战法。据台“立法院”公报,2013年双方共执行了18项军事人才的培训,而2014年暴增至35项。目前,在美国的数十所军事院校中,都有台湾学员的身影。另一方面,美军也会派员赴台指导培训。以台湾的特种作战部队为例,每年美军都会派遣最为资深的军事人员赴台,指导台湾特战部队进行反恐、敌后作战等方面的训练。当然,台湾也为美国进行军事人才的培训,主要是大陆的战略战术以及语言学习。
二是尖端军事科技合作。随着信息技术在战争中的作用日益凸显,美台在此方面也展开了深入合作。以军事卫星为例,台当局将发展侦察预警卫星和通信卫星作为其“国防”现代化和加强与美国军事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满足其军事需要,在美国的支持下加紧进行军事卫星的研制,并通过购买、合资或信息资源共享方式获得所需的预警、通信卫星。据台太空中心主任张桂祥介绍,“太空中心”早在20多年前就开始与美国太空科技单位合作,福卫一号、二号及三号卫星都委由美方火箭成功发射,其中,福卫三号是台美第一次太空科技合作计划。通过一系列合作,台湾不仅获得了卫星设计以及制造方面的技术,也标志着美台尖端军事科技的合作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2015年11月,“美国在台协会”处长梅健华参观台湾太空中心时表示,“美台合作军事卫星没有局限,未来美国在台协会将持续推动双方在科技领域的合作关系”。
三是军事情报资源共享。为了“监督”和防范大陆军事力量的发展,美台大力加强了两军信息咨询和情报的共享程度,并着力增强台军对信息情报的处理、传输速度和能力。“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内设有“技术联络事务组”,负责美台军事情报互换,直接对美国国防部国防情报局局长负责。台湾驻美代表处内则设有军事协调组,由台湾“国防部情报次长室”派出。美台之间还建立了军事情报互换机制,美定期向台军通报与大陆的军事交流情况,而台军也向美军提供其掌握的大陆军事情报。目前双方的情报合作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共享情报设施。坐落在台北的阳明山监听站,就由美国安全局和台湾安全部门、防务部门电讯发展室技术合作、共同管理,主要搜集、协调及处理台湾各地信号情报站搜集到的信息情报。二是共建情报系统。2002年台美军事会议上,美方正式提出了助台构建“战略和战术整合防空系统”的意向。在美方的协助下,台军已建成了以陆军“陆资”、海军“大成”、空军“强网”为主的三军电子侦察系统。
四是联合作战体系建构。尽管美台联合作战一直处于秘密准备状态,但实际上,美台双方的作战指挥控制系统早已经实现了隐性对接。美军协助台建立了两军间兼容的指挥管治通信系统(C4ISR),确保台军的通信频率、电子系统等能够与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各基地结合相容,并在战时可分享美方提供的部分卫星预警资讯。与此同时,在统一台美作战符号的基础上,台军F-16战斗机以及E-2T“鹰眼”2000预警机,全面加装美军LINK-16作战资料链系统,为美台实施联合作战提供了重要保障。在作战指挥协同方面,从“汉光21号”演习开始,美军均派员观摩,甚至深入台军基本作战单位进行指导,而且有向联合作战方向发展的趋势。如2006年美日军事顾问首度联合介入,甚至实现三方“联合战区级仿真系统”连线。近些年来,通过JTLS系统(联合战区阶层模拟系统)以及每年进行的台海兵棋推演,台美已经具备了相当程度的联合作战指挥和控制能力。

合作走向:维持现状基础上寻求突破
由上看之,美台军事合作已经非常广泛、深入,从美国与台湾的各自需要来看,这种局面恐将长期持续下去。就美国来讲,为了遏制潜在对手中国大陆的强大,维护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利益,美国会继续增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持续建构对中国大陆的包围圈,强化利用台湾抗衡、制约中国大陆的角色,而展开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军事合作,则是发挥这一角色作用的重要手段。为此,美国在发展和提升与台湾政治关系的同时,会进一步扩大对台军售规模,提升军售质量,采购对台攻击性武器、反导系统、电子战设备等,与台湾的情报、军事训练、战略战术研拟、军事技术等合作也会明显增多。从台湾来看,即将上台“执政”的民进党迫切希望与美国结成军事同盟,利用美国的军事力量编织保护伞,实现其“台独”诉求。为此,民进党会在军事上大幅度倒向美国,除了要求扩大军火采购、提升武器采购质量外,还有可能在某些方向上寻求大的突破,如美台安全对话升级、美军核心技术转让等。
但同时也应看到,美台军事合作是美国对台政策的组成部分,而美国对台政策又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个方面,中美关系则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因素。美国的全球战略是通过经济、军事与文化等各种筹码,以及弹压、威吓、利诱、交易等手段,最大限度地攫取和维护自身利益;美国不愿看到任何国家强大,并利用小国家或地区等各种条件设法阻止大国的崛起,削弱大国的实力,但美国也不愿为了某些小国家或地区的利益而跟大国进行全面、直接对抗。因此美国在处理台湾问题时,不得不顾及到中国大陆的反应,在关键的时刻,美国不会为了台湾的小利益而损坏与中国大陆的大利益。同时,鉴于岛内要求两岸和平发展的主流民意,民进党在美台军事关系上不可能采取“玩火”政策。基于以上分析,未来的美台军事合作会在可控范围之内,不会改变现有格局,但双方会力求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