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军事装备台最大吨位军舰交付海军服役 “磐石”超越“武夷”

台最大吨位军舰交付海军服役 “磐石”超越“武夷”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5-04-10 11:35:00 点击:
1月23日,岛内一艘新型舰艇“磐石”号交付海军开始服役,台湾军方称,“这是‘民国’史上吨位最大的军舰,将有助于海军遂行远洋任务。”防务分析人士认为,“磐石”舰入役有划时代意义,一方面有助于台湾海军能在南海海域遂行维权甚至远航至亚丁湾护渔等使命,另一方面,这艘两万吨级的舰艇建造成功,也为台军今后建造两栖攻击舰等大型水面作战舰艇积累经验。

岛内《中国时报》报道,台湾海军新一代高速战斗支援舰,也是目前台军排水量最大的军舰——“磐石”号,1月23日上午在台湾国际造船公司高雄修船码头举行交舰典礼。“磐石”舰满载排水量达两万吨,舰长196米、宽25.2米、吃水8.6米、续航力8000海里,舰员165人。“磐石”舰服役后,吨位比服役20多年的油弹补给舰“武夷”号(满载排水量1.7万吨)更大,更超越从美国引进的“基隆”级(大陆媒体称为“纪德”级)驱逐舰(满载排水量1.05万吨),是台海军吨位最大的军舰。
\ 
舰名取自花莲磐石山
具有台湾军方背景的《青年日报》在报道“磐石”舰交接典礼时说,1月23日上午,“磐石”舰在台湾国际造船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船”)高雄修船码头举行交舰典礼,由时任台湾“国防部长”严明与台船公司总经理陈丰霖共同主持。典礼现场降下台船旗帜,升上台湾海军军旗后,象征完成交舰仪式。仪式结束后,“磐石”舰驶向左营军港。这艘新军舰之所以被命名为“磐石”,是按照台湾海军命名惯例,后勤类舰艇以山岳命名,如服役24年的油弹补给舰“武夷”号则因福建与江西交界的武夷山命名,但陈水扁时期推动所谓的“本土化”后,海军舰艇命名也受到影响,“磐石”舰则取之于岛内花莲县境内的磐石山。
在交舰典礼上,台湾海军官员透露,“磐石”舰虽然已经交付海军,但还要经过海军方面的综合海上测试后方可正式成军,预计要经过半年时间。“磐石”舰舰长郑乃斌上校在接受岛内媒体采访时被问及,该舰是否有能力到距离台湾本岛约5000海里的亚丁湾海域为台湾渔民护渔或者为台湾商船护航任务。郑上校回答说,“磐石”舰最大航程8000海里,加之船上的武备,完全可以胜任在亚丁湾的护航和护渔任务,当然,具体能否实施,还要看当局决策。不过,分析人士认为,“磐石”舰属于后勤类舰艇,主要为编队内作战舰艇提供燃油和弹药补给为主,而不是真刀实枪地作战,如果真的要执行在亚丁湾的护航和护渔任务,护航编队应该会搭配美制“纪德”级驱逐舰或“成功”级护卫舰。
 
从AOR到AOE的悄然跃进
    在“磐石”舰的交接典礼上,岛内媒体在定性该舰的类别时都用“油弹补给舰”一词,然而,在披露出的图片上显示的“磐石”舰舷号赫然为AOE-532。按照美国“海军鉴别” (navyrecognition)网站的分类,油弹补给舰属于综合补给舰范围之列,而综合补给舰的代号为AOR,其主要职责为提供舰用燃油、航空燃油、弹药、干货、冷藏货物(食品)、淡水等物资,航速一般不超过20节(节为航速单位,1节=1海里/小时)。而AOE可以说是AOR升级版,主要体现在航速可达25节或更高,所以有时会被称作快速综合补给舰。加之,其舰载防御武器更齐全,抗损标准也更高,是现时综合性能最强悍的补给舰。
此外,AOE的排水量大幅增加(如美国的“萨克拉门托”级为5.3万吨,“供应”级为5万吨,但日本的“摩周”级是特例,只有2.5万吨),各类补给物资的装载量亦大幅提升,动力系统也更为强劲,航速远比一般的综合补给舰高(“萨克拉门托”最大航速为26节,“供应”最大航速为25节),能追上航母编队高速行进的步伐。
由于建造及使用成本高昂(动力系统皆选择性能优秀但购置和运行成本都非常高的燃气轮机),也没有需要,大多数国家的海军均选择建造排水量较小(3万吨以下)、航速较慢但使用成本较低廉的综合补给舰(即AOR)。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的“萨克拉门托”级、“供应”级和日本的“摩周”级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快速战斗支援舰。
从岛内媒体披露出的“磐石”舰性能来看,该舰在海试时最高时速达到23节,满载排水量则为2.05万吨,无论速度还是排水量,再加上舰载防御武器以及抗损能力方面,显然与美国和日本的快速战斗支援舰(AOE)不是一个层次的。不过,台湾海军服役24年的老旧补给舰“武夷”号的舷号为AOE-530,满载排水量1.7万吨,最大航速20节,离AOE的标准差得更远。然而,从客观角度来看,“磐石”舰显然比“武夷”号更接近AOE的标准了。
 
台军第二艘完全自造的舰艇
交舰典礼结束后,由“磐石”舰舰长郑乃斌上校带领媒体参观该舰。该舰舰首与舰中各有一对用来装卸物资的起重机,舰尾有直升机甲板和机库,可以停放两架33吨级的直升机,如CH-53E(“超级种马”)、CH-47D(“支奴干”)、S-70C(“黑鹰”)等台军现役重型直升机,以便对战斗群内其他舰船进行垂直整补。
“磐石”舰由台湾海军造船发展中心和船舶暨海洋产业研究发展中心于2010年开始共同设计,2011年台船公司竞标开始建造。2013年举行下水典礼,今年1月底交付海军。台湾海军司令部称,“磐石”舰在构想之初就已经将新式的船型、控制能力、整补能力、环保法规、人道、医疗救援等纳入设计规划,相比“武夷”舰来说,“跨出了一大步”,而且从设计到建造完工,“均由‘国人’自力完成”。岛内《联合报》评论说“这是继‘沱江’级导弹巡防舰(排水量仅500吨,按国际海军标准应该叫‘导弹艇’)后,第二艘完全由‘国人国造’的舰艇”。时任台湾“防长”严明在典礼上说,“‘磐石’舰是在‘国舰国造’政策下打造,具有承先启后跨时代意义”。
从目前台湾媒体披露的数据看,“磐石”舰构型仍以近30年前建造的“武夷”号为基础,沿用“武夷”舰的前、后舰楼设计,续航能力(8000海里)与人员编制(165人)也一样。“磐石”号的主要提升,在于满载排水量增加了3000多吨,并使用功率更高的主机,最大航速达到了22节。另外,“磐石”号还搭配内置的负压隔离病房、手术室等完善医疗设施,岛媒称之为“舰载野战医院”。至于舰载武备部分,“磐石”军舰舰桥前方与直升机库顶各配置一座MK15“密集阵”快炮,舰艏主甲板上的平台设置一座四联装的美制M54“海懈树”短程防空导弹发射器,机库两侧各配置一座“波佛斯”40毫米快炮,两门20毫米机炮。
 \
承前启后意义深远
前文已述,时任台湾“防长”严明在“磐石”舰交付海军典礼上说,该舰具有“承先启后的跨时代意义”。不过,至于如何“承先启后”,他并未说明。笔者认为,“磐石”舰的“承先”在于继承性地发扬了“武夷”综合补给舰的优势,能为台军巡航南海海域乃至组成舰艇编队到远至亚丁湾海域护航和护渔提供助力,“启后”在于为台军今后建造大型作战舰艇,如两栖攻击舰打开方便之门。
首先,从“磐石”舰对“武夷”舰的继承来分析。本身“武夷”舰的问世就有着“先天不足”的缺陷,“磐石”是对其的一个升级。在上世纪70年代,随着台湾开始引进、建造美国“佩里”级(台湾版为“成功”级)和法国“拉斐特”级(台湾版为“康定”级)护卫舰,这些第二代水面舰艇的海上作战需要新一代的综合补给舰来支撑。但在80年代,中美关系的走近,台湾无法直接引进美国的综合补给舰。因此,台湾军方只能选择一种合作模式,即由美方公司参照美海军“亨利·凯泽”级燃油补给舰基础上缩小设计,由台湾“中国造船公司”(即后来的台船)建造。“武夷”号于1989年在中国造船公司基隆船厂下水,次年服役。由于“中船”此前并无建造此类舰艇的经验,在海试交舰后,“武夷”号陆续暴露诸多如设计、动力等问题。2005年,台海海军购入的4艘美制“纪德”级(台湾称“基隆”级)驱逐舰陆续成军。单靠一艘“武夷”号补给舰,实在勉为其难。因此,台湾海军开始第二艘综合补给舰的筹建。由于“武夷”号的教训在先,对这第二艘综合补给舰的前期论证、需求规划比较认真细致。不过,就台湾地区在水面舰艇的设计能力经验而言,新舰更多延续“武夷”号成熟的设计,再结合新需求加以改进。
其次,“磐石”舰对台湾海军的“启后”来分析。该舰入役后,一方面会对台湾海军巡航南海的能力有所强化;另一方面,会对台湾今后建造新型的两栖攻击舰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近年来南海形势不断升温,台军方研判未来台湾最有可能卷入军事冲突的地区在南海。如菲律宾采购的韩国制造的FA-50轻型战机和越南引进的苏-30战机,已对在南海巡航的台湾舰队构成巨大威胁。台军为“磐石”补给舰加装防空导弹,就是为了防御这些国家不断强化的空中力量,同时支持“纪德”级驱逐舰、“成功”级护卫舰有效巡航南海和保卫太平岛。由于台军需要强化快速支援太平岛的能力,台海军建造大型两栖攻击舰的计划已经提上日程,而“磐石”号的成功建造,被外界视为最合适的改造蓝图。对这种构想的可能性,台湾海军预备役上校王志鹏分析说,“磐石”号这种规模的舰船自研自造,对台湾大型舰的设计、建造能力都是很好的积累。“两栖攻击舰不外乎两部分,船体载台和舰载飞行器。”王志鹏说,“后者可以军购,前者以台湾现有的技术积累和工业制造能力也不是问题。”
 
与大陆“同行”相比并无实际意义
台湾媒体认为,“磐石”号服役后,台军在补给舰领域不再落后于解放军。如《旺报》刊文称,“磐石”号与解放军903型“福池”级综合补给舰相比,在速度、吨位等性能参数上都不相上下,甚至还略有超出。不过,“磐石”号还兼顾人道救援任务,舰上的医疗舱室占据了不少空间,因此搭载的补给物资和油料比903型补给舰要少很多。
该文还说,“磐石”号比解放军903型补给舰的优势还有其“先进的隐身化设计”和“大幅强化的近程防御火力”。不过,笔者认为,其背后正反映出台湾海军面对解放军快速提高的作战能力时的不自信。面对战时可能遭到的空中、水面、水下、陆基等多重反舰火力,作为重点打击对象的“磐石”舰,其战场生存力是台军在设计之初就首要关注的重点。至于“磐石”舰入役,的确可在很大程度上为台军远海护航、远洋训练等提供更大的灵活性,提高台湾海军的远程机动作战能力。但也就这种立足需求的意义而已,毕竟两岸的军事实力早已今非昔比,“磐石”号的有无都无法扭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