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化海西画廊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7-05-08 18:46:47 点击:

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事无巨细往往事与愿违
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身在江南,必游春色。从古至今,江南的风光不知被多少文人墨客反复描摹赞叹。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江南题材比较适合水墨画,但在看过沈行工的作品后,不少人会不由感叹,“原来,油画也很合适呀。”

沈行工,生于浙江宁波,16岁时进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就读,而后便一直生活在南京。早期,他用一种较为朴素的写实主义手法,画了不少以江南乡镇风情为题材的作品。不过,在2000年以后,已看不到这类风格的作品。记者问他,为什么不继续画下去?他说,“生活当中看不到这类的场景,如果再画,缺少那种真切感。”大致是在1990年前后,沈行工关注点发生改变,更重视油画的本体语言,试图以一种更为注重画面形式感和表现性的画法来作画,从而让作品更具艺术感染力和审美价值。

历经多次地审视和探索,沈行工确立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诗意性油画,他自如地运用色彩语言表达江南的意蕴和情调,他笔下的江南是一种有人间烟火味的风景。著名美术理论家邵大箴点评说,“他采用笔到意到甚至笔不到意到的意象手法,强化意境的表达,不少作品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显示出大家风范。”看了这样的江南,这样的春色,无论是谁都会不自觉反问一句:能不忆江南?

今年3月初,沈行工的江南春早来到了厦门,吸引许多观众前往中华儿女美术馆感受“油彩江南”的别番滋味。展览的开幕式也很特别,选择在天竺山森林公园,邀请孩子们一起跟着沈行工把春天装进画框里。写生现场,小朋友们很喜欢这位气质儒雅的沈爷爷,画到一半画不下去了,就跑来搬救兵,请他支招;画好了,主动请他点评一下。沈行工有求必应,时常乐呵呵地弯着腰跟小朋友对话,不时冒出“好玩”、“画得真好”、 “孩子画画的优点就是自信。”站在一旁的沈夫人小声地告诉记者,“他很喜欢看小孩子画画,他认为小孩子就是大师。”

 

经常看孩子的画

《台海》:听说四五岁的孩子拿起画笔,会画得更好,更有想象力。

沈行工:学龄前的儿童没有成年人固定的框框,他会更加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去表达,更加自由,更加随性。往往让我们有一种意外的惊喜。我有一个孙女,四五岁时的作品让我们很惊讶,画面很生动,想象力特别丰富。作为一个成年人,有时候很难理解她怎么会这样想,为什么会这样画,给我们这些所谓成熟的人带来很多启示。我也经常看孩子的画。

之前有一个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大师的画》,里面全都是儿童的画,画得真是很可爱,对我们很有启发。如果艺术都变成了一种比较刻板的表达方式,它就很难真正的打动人心了。而儿童,特别是幼儿,他的心灵是纯净的,在他们的眼里,自然总是美好的,我们有时候真的反而受他所感染。

在生活中,我们不宜过多地用成年的绘画标准去衡量孩子的作品。首先是要培养他的兴趣,鼓励他面对自然,用画笔纪录下感受,至于艺术技巧或者艺术规律,他还没有掌握的部分,其实都是以后的事情,不宜在初学阶段对他提过多的要求。初学的阶段,过多的要求,反而会束缚了他们自由想象的空间。鼓励他的想象力,鼓励他的独创性是最重要的。这样他将来就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

孩子画画的优点就是自信,相信自己的主观感受,怎么想就怎么画,其实,他是用自己具有很强主观性的眼光去观察,这点值得我们成人学习。

《台海》:小孩子大了,接触的东西多了,顾虑多了,他可能就不自觉改变了,变拘谨了。

沈行工:画家有时候也是如此,我也会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太拘泥于规则和经验,让自己的作品过于完整,以至于失去了某种生动性。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一方面要不断地提升基本功,一方面又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掉感悟自然的那颗初心。

《台海》:所以您很鼓励一定要到外面去写生?

沈行工:当然是这样,尤其是油画家,要有一定的写生能力,现在的孩子们能够这样出来,对着自然直接写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活动。我们所面对的真实的自然,是非常丰富又非常繁杂的,这就非常考验我们的艺术概括能力,必须要删繁就简。

直接面对真实的世界,所带来的不仅仅是让你亲近自然、贴近自然、感悟自然,而且也能提升你的艺术概括能力,所以我们很提倡面对自然写生。当然,艺术作品的完成方式有多种,有的是在写生过程中直接完成,但很多的作品,特别是大画还是要在工作室完成,可能要依靠素材进行创作。这个无所谓。其实,越是大幅作品,越能看出这位画家的艺术概括、艺术处理能力。

《台海》:您如何看待小孩子临摹名家名作这一行为?

沈行工:临摹也是一种学习方式,通过临摹,孩童可更深入地领会大师作品里的一些奥秘。猛地一看,他可能会淡忘,通过临摹,他往往会记得很深,在临摹的过程中,也会接触到一些很具体的元素在绘画中的运用,比如,构图、造型、明暗关系、色调。但这不能代替所有,不能代替直接面对自然。一个人的学习状态应该是积极、主动、自觉。

 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从重客观再现转向重主观表现

《台海》:您曾说过,能否在创作上取得成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者对于自己作品的题材和风格的选择。

沈行工:是这样。一个正确、恰当的判断,对画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每一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的长项和不足,他必须要做出判断和选择,要如何更好地扬长避短,必须要有取有舍,在这个过程中,舍比取更为重要,更为困难。我是属于比较典型的学院培养的,从附中开始读美术,然后读本科、研究生(中间有过一段时间工作),我的体会是不要试图五项全能,否则往往事与愿违。

《台海》:您是何时决定走写意派路子,而不是写实派?

沈行工:我是学院培养出来的,基础也比较全面扎实,当开始创作,我很自然地采用一种较为朴素的写实主义手法,画了一些江南题材的作品,现在回过头来,这些作品很宝贵,因为也是我真实感情的表达。但,我在画的过程中,包括事后,我始终有一种不满足感,想用一种带有更多个人印记的手法去表达,希望借此更好地表达出自己内心所特有的、对于绘画的审美追求。

在这之后,我逐步尝试使用主观创作的表达方式,希望能够更多地把自己的关注点,集中到绘画艺术的本体语言上,让人们通过作品感受到这位画家特殊的观察方式和表达方式,同时能感受到另一种美感。这是我很希望努力做到的。

《台海》:这是不是说,虽说画的还是油画,但中国人的骨子里天然还是写意的?

沈行工:真是有这种情况存在,也许我身上也有,但我没有非常强烈地意识到。我少时也看过很多中国画,上附中时也画过中国画,后来,我逐步意识到中西文化间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中国文人画里有写意精神,西方现代主义绘画里有很强的表现性,这种写意性和表现性,实际上是共同的。画家往往不满足于客观再现,而是试图用更为主观的表现方式创作作品。从重客观再现转向重主观表现,我本人非常赞同这一转表,我也很试图通过作品体现内心表现的愿望。

《台海》:所以,您在2003年创作了《蓝色的江南风景》,对您来说是一件划开一个时期的具有象征性的作品。这是您60岁的一个代表作。

沈行工:是的,说起来也是很有意思。很多画家朋友或者是学生问我,“沈老师,您这张画画的是哪里?”“江南风景啊。”“具体在什么地方?”我说没有具体的地点。实际上,这是一幅凭记忆和想象完成的创作,我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地点,那样的山,那样的河川,那样的树木,那样的房屋,都是我最熟悉的、曾经画过无数遍的江南风景,是我这些年来对江南风景的一种印象。

这张画的主观想象成分比较大。一开始,我画了一个小的铅笔草图,再用油画棒画了一张A4大小的色彩稿,然后我就直接去画大画。画大画时,我其实有一度失去信心,因为不容易完成,碰到很多困难,她(妻子)很鼓励我。现在的原作上看不到它的修改过程,里面曾经有过很大的改动,比如,山和河的位置,往上移了大概10公分,这意味着要把所有的结构全部改掉。这也就油画能办到,油画颜料的遮盖力很强。有时候你们看某些报道,说通过现代科技可以看到某个油画家的作品下面还有另外一张画,这不奇怪,前面这张画没画好,又在上面重新画了一张了。

 走进沈行工的诗意世界


借题发挥,借景抒情

《台海》:绿色是不是您最喜欢的一抹颜色?

沈行工:红和绿,一块玉。所有的颜色都很美。

一般人觉得绿色很难画,如果你善于去观察,善于处理,绿色也可以画得很丰富多彩,画得很新颖,色调的处理在于色调的把控能力。除了画风景,我也画很多静物。画静物主动性更强,色彩的处理可以更自由一些,可以运用一些我们在风景画上不大容易遇到的色调。

《台海》:你前面提到,创作过程要有所取舍,要删繁就简,要做减法。在写意油画中,什么是不能减掉的?

沈行工:有利于你抒情的,就是重要的、突出的、鲜明的,无益于更好表达的,就要对它进行删减,才能凸显更为重要的部分。巨细无遗,就什么都不突出了。说到底,画家也是借题发挥,借景抒情,不管画江南还是画闽南,我们并不是去为了画地域的风貌而去画这张作品,我们是为了借这个地域、借这个风貌去表达自己的一份情感。我们创造一个美好的画面,它是哪里,其实并不重要,它所表达的情感,所创作出来的这份美好是最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都在借题发挥,借景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