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生活最闽南龙海八坑村:玩老寨 观古厝 赏奇石 采杨梅

龙海八坑村:玩老寨 观古厝 赏奇石 采杨梅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7-02-06 12:22:35 点击:
龙海八坑村:玩老寨 观古厝 赏奇石 采杨梅
文/《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图/本刊特约记者 王火炎
今人眼中的好地方,大抵是要花一番力气找寻的,过了惊艳期的它们藏匿在山林丛谷里,倘若无人打扰就这么千百年存续下去。地处龙海市海拔最高处的浮宫镇八坑村,便是这样一处所在,15000亩的土地,四面群山环绕,漫山杨梅树,过去由于山路窄陡险,八坑村 “养在深闺人未识”。
 一直以来,偏安一隅的八坑村,至今保存着与世隔绝的新鲜味道。特别是那些经历岁月烟火的山寨、古民居,一石一砖一瓦似乎都有一个故事要倾诉。2004年,村道铺上水泥路后,八坑村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来,吃空气、摘杨梅、倾听斑斓古厝背后的故事。
\
>>一直以来,偏安一隅的八坑村,至今保存着与世隔绝的新鲜味道。15000亩的土地,四面群山环绕,漫山杨梅树,过去由于山路窄陡险,八坑村 “养在深闺人未识”。
 
古人眼中的风水宝地
进入八坑村,从满目葱绿开始,一到村口,“生态村”三个大字异常醒目。沿路所见,漫山遍野的杨梅树,一路邂逅各种奇形怪状的山石,却少有人烟,差不多过了5分钟车程,拐过一个弯,透过车窗,一栋栋二层、三层高的小洋楼出现在眼前,这才让人觉得有了人气。只是令人诧异的是,在上山之前,据八坑村村支书黄国清介绍,八坑村是一个古朴的村落,这里至今仍保存着古寨古民居呢。眼前所见,与之描述大相径庭。见我们一脸疑惑,黄国清还卖了关子,那些可都是村里宝贝,哪儿那么轻易就能看到,当然是藏身在村中央了。
我们一行在八坑村村部下车,往里走,眼前豁然开朗,山坳里、菜园间,娇嫩翠滴,藤叶间散发出阵阵清新气息,让人心旷神怡,一扫一路颠簸的倦意。
走在蜿蜒的村间小道,群山环抱中,绿树缠绕间, 一栋栋红砖古厝乍然出现:不少墙边叠着高高柴垛,木门框上贴着红红对联,左边一口井,右边几畦绿绿蔬菜地,屋前一只白底黑点狗在慵懒漫步,黑瓦上,一柱白色炊烟袅袅,时而摇右,时而摆左,时而笔直向上……在八坑村,至今上了年纪的老人们,仍保持着过去传统的砍柴、用土灶烹煮的生活方式。
事实上,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八坑村民都是靠井吃水,唯一变化的是,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一口井,而且是用挤压,井水便可上来。过去村民们却共用一口井,这口井目前还在,80多岁的黄母昌特别带记者前往一探究竟,老井依然汩水不断,只是多年不见,在其周围早已杂草丛生,不拨开这些杂草,很容易就被错过了。黄母昌说,以前每天早上,村民们大桶小桶,赶到古井前挑水,虽然辛苦了点,那水桶的碰撞的叮咚声、大家的欢笑声,却十分让人留恋,那种悠闲适宜,却一去不复返了。
由于偏僻再加上四面环山,整个村子深得“藏龙卧虎”之义,成为古人眼中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是鲜有的绝佳藏身之地。黄国清告诉记者,从眼前这些精雕细琢的老民居,不难看出,这在过去必是大户人家才建得起来的。黄国清补充道,现在村里不少古厝埕前还留有旗杆位,根据村里老人的说法,以前这里有多根旗杆,是祖先遗留下来的,是他们获取功名、光宗耀祖的象征。
走近细看,古民居精美华丽的装饰工艺着实让人惊艳,木雕、砖雕、泥塑在梁、拱、窗花等构件上的运用令人叹为观止。即使是柱基、门窗、题匾、栏杆,还是门楣、门棂、隔屏、插角、斗拱,都绘景设色,精雕细琢,如画卷般使整个建筑物显得生机盎然、意境深邃。 轻轻推开一扇虚掩着的房门,小天井挺干净的,上下厅堂虽然经历了岁月的烟火却依然明亮。见我们一行,笑意盈盈的主人黄阿婆便迎上前来,招呼大家进门喝茶。
这是一座两落的大厝,两侧还有护厝。古厝里陈列着各式各样古色古香的家具、农具。木质菜橱、古时灶台、水井等这些都是古人的用品,如今只能在演戏的舞台上或电影、电视剧里才看得到的,但在这里却随处可见。
\
 >>到了八坑村,山寨是不可错过的景观之一。它的四周由不规则的石块码起了防御的主体。

传说南宋皇帝曾在这里住过
在这个古朴的村庄里,还流传着一段传说。黄国清告诉记者,八坑村原名不叫八坑,叫八卿,这里还有个传说,据说,南宋末代皇帝赵昺被元兵追杀,带着兵将官员逃亡至八坑这个小村落时,清点人数只剩八人,因此赵昺就不叫众卿,只叫八卿,后来这村庄因此得名“八卿村”。过去,八坑村的旧墓地址还留有“八卿”字样,反封建破四旧时政府把八卿改为八坑,八坑村名保留至今。
信步走进八坑巷弄间,除了百年历史的红砖古厝外,还有南洋风格的两层建筑,对此,刚从菜园浇完水回来的村民黄和枝告诉记者,过去生活所迫,很早以前就有村民到台湾、下南洋发展,其中不少发财致富后,寄钱回来建房子。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是老民居还是南洋厝,都很少有人居住了,很多后代也都失去联系了。
走在小路上,路两侧,不时可见奇形怪状的石头、古色古香的坛坛罐罐。穿梭于巷弄之间,一路邂逅斑斓古民居,总能看到不同的景观,总能勾起我们的好奇心。其中,村道尽头的山寨便是其中之一。
用黄国清的话来说,到了八坑村,山寨是不可错过的景观之一。只见山寨四周由不规则的石块码起了防御的主体。黄国清告诉记者,这山寨是为了防止土匪侵犯而建,至于何年所建就不得而知了。他坦言,曾经他也问了村里不少老人关于古寨历史,无果。
冬日阳光落在故垒上,没有人知道那些石块的年纪,但不少从石头缝里生长起来的草木,郁郁葱葱充满生气。古老石墙,曾经是家园的坚固屏障。进入山寨的唯一通道是一级级由石条砌成的石阶,沿着石阶,拾级而上,经过一洞口,便可见一崭新、红艳艳的庙宇——供奉开漳圣王的宝卿宫。厚厚的石墙,挡住了外界的喧嚣。古寨内出奇的静,红砖铺成的村道早已凹凸不平,原来当地百姓为了保留历史痕迹不舍得破坏重修,即便如此却颇有情趣。
漫步其中,红砖路的小巷两旁是朴素的民居,石房子、红砖厝、木结构房子都没有太多的装饰,虽然略显破旧,但仍错落有致。古厝旁石板做的井沿已被纤维质的井绳磨出深深缺口。但井水仍清如许,甚至能被饮用。
黄国清说,整个山寨占地90亩,现在这里的房子大部分空着,只有少数两三户老人家还住在这里。今年56岁的黄建兴便是其中一户。对于古寨历史,黄建兴坦言,虽然他从小到大都住这里,但对古寨的历史知道的不多,只晓得过去这是防御土匪所建,以前寨里住的人有好几百号人,早些时候,这里被用于教学之用,村里四五岁的小孩都到这里学习。
 
\
>>信步走在八坑,除了百年历史的红砖古厝外,还有南洋风格的两层建筑。

发展乡村游带动村民致富
黄国清告诉记者,早前村民还曾在这里挖过白金,其时的风光可想而知。黄建兴说,一直以来,八坑村民都将山寨视为村宝,代代相传,重点保护。即使现在只剩下零星几户人家,但村民们感恩惜福,虽然不在这里住了,但出去的村民还会定期回来打理,就像几百年前一样,山寨守护了村民们,现在换成他们守护着山寨,依然把这里当成他们的世界。
除了山寨外,八坑村数不胜数的天然奇石也让人啧啧称奇。一路上各种巧夺天工惟妙惟肖的石头出现在我们眼前,这其中有风动石、鱼眼石、鬼脸石等,所有石头都是天然形成的,村民们从小到大每天都见,自然熟视无睹。在我们这样的外人看来,却不由得啧啧称奇。这些奇石只见多有清泉抑或藏于杨梅树间,在满山杨梅树的掩映下,显得格外清峻。
城市化进程日盛一日的闽南,八坑村的存在可算一个不小的奇迹。杨梅一直是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浮宫的杨梅因口感佳更是远近闻名。据《龙海县志·果树》中记载:“浮宫杨梅,又称安海种杨梅。南宋年间从晋江安海经海道引入‘安海种杨梅’,广为种植,成为浮宫大宗果品,其果遂称浮宫杨梅。”周边乡村种植的杨梅大部分从浮宫引种,因此自古至今龙海境内的杨梅均以最先引种的“浮宫”地名而命名,以致声名远播。
不过由于道路不通,导致村里杨梅滞销,即使挑到镇上去卖,经过商贩层层盘剥,村民都卖得都很廉价。其实,八坑村本是一片富饶之地,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摄氏度,全年基本无霜,以盛产水果、水产、水稻为主,素有“三水之乡”美称,水产主要指养殖的虾。不过碍于交通不顺,村民们盛产的东西,很难运到镇上买卖,多为自给自足。
早在2004年前,村道皆为土路,坑坑洼洼。而在更早时候,八坑村民下山,都得走山路,从这里到浮宫镇10公里的距离,他们却要走上一两个小时。黄母昌告诉记者,过去生活可苦了,从这里到镇上去一趟不容易,以前的路可窄了,只容得下一个人,而且弯弯曲曲又都是坡,于是大家都称其为“蜈蚣坡”,“我们过去稻子、杨梅收成时候,都得挑着下去卖,一个接着一个排成大长队,而且卖的价钱也不好,杨梅给人收购一斤也就两三毛钱。”说起过去的生活,黄母昌颇为感慨。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2004年,黄国清当上八坑村书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筹资募款200万为村里修上这条4.5米宽的水泥路,改变了村民们生产生活方式。人们的杨梅卖上好价钱来了,原来用于自给自足而种的蔬菜,也开始买卖了,不少年轻人走出家门,到外面做生意打工,这几年来,人们摆脱了贫困,收入多了,纷纷盖起了小洋楼,而且村里也越来越热闹了。一旁杂货店的黄阿姨告诉记者,这几年一到杨梅采收期,周末时候整条村道都是被外来车辆挤得满满当当。
对于八坑村的未来,黄国清早已胸有成竹,发展乡村游是八坑村的发展方向。原来四米宽的村道要继续拓宽至十米半,这一工程现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下一步,还要对村里的古民居、古山寨进行修旧如旧并保护起来,而对于山顶上2000多亩的水库,按照黄国清的计划,以后可在其周边经营民宿。在杨梅采收时节,组织游客到此采摘,通过这些增加当地农民收入,带动村民共同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