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生活台声让更多建筑发出好声音

让更多建筑发出好声音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7-04-11 15:16:04 点击:
让更多建筑发出好声音
中科院院士建筑声学专家吴硕贤的台湾情缘
文/《台海》杂志记者 方锐
漳州诏安虽然只是一个闽粤交界处的小县城,但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历史上曾涌现出沈耀初、沈福文、张贞等名人。在科学界,诏安人也有自己的家乡骄傲,那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吴硕贤。作为1949年以后大陆建筑界与声学界培养的第一位博士,同时又是大陆建筑技术科学领域首位中科院院士,吴硕贤堪称“大陆建筑声学界第一人”。
与此同时,吴硕贤在诗词和书法上的造诣也丝毫不逊色于他在科学界取得的成就。从小饱读诗书,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的他,目前已相继出版了《吴硕贤诗词选集》《吴硕贤书法选集》《吴硕贤行书选》等著作。在外人看来,吴硕贤就是一个拥有着文艺气质的理科学霸,而与他相熟之人则知道,吴硕贤的文艺素养并非无师自通,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他那个身为民国著名才子的父亲吴秋山的言传身教。
2017年的春天,记者走进吴硕贤在厦门的居所,聆听他诗书家传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是一段闽南名门望族与台湾的不解情缘……
\
>>解放前吴硕贤(左一)的两个舅舅赴台,并在那里扎根下来。图为吴硕贤赴台看望表妹一家三口时合影。

 
与台湾亲属往来频繁
“我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和从小接受父亲才情的熏陶分不开。”吴硕贤开门见山地说。
吴硕贤的父亲吴秋山是现代著名诗人、作家、学者。据吴硕贤介绍,爷爷吴梦丹和叔公吴梦沂均为清代贡元,满腹经纶并有诗文传世。生长在这样的书香门第,吴秋山4岁便入私塾接受启蒙教育,研习颜真卿、柳公权等名家书法;9岁时,吴秋山就已博览群书,显示出超出同龄人的才华,不仅会韵语,还能写旧诗。
1933年,吴秋山从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彼时上海文坛群英荟萃,吴秋山便是其中活跃的一员。他先后出版了诗集《枫叶集》、《秋山草》,散文集《茶墅小品》等,一举成名,并以文会友,结交了郭沫若、郁达夫等文坛名匠。
“七七事变”爆发后不久,日寇入侵上海,吴秋山回到福建,与郁达夫等人从事抗日救国宣传工作,并先后在福建师范学校、福建音乐专科学校、福建协和大学、海疆学校等任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海疆学校,这所由国民政府主办,旨在为战后光复台湾做人才储备工作的大学于1944年在福建仙游创立,后又迁至南安及泉州,吴秋山入校时任中文老师。“海疆学校虽然只是我父亲教学生涯中短暂的一站,但他倾注了心血,希望为祖国的统一事业尽一份力。”吴硕贤说。
从1944年4月筹办到1949年秋季解散,五年间海疆学校共招收学生近800名,他们中的大多数奔赴台湾,服务基层,投身到各行各业中,为光复初期百废待兴的台湾注入了强大生命力。
事实上,除了父亲曾经为台湾建设输送过人才之外,吴硕贤一家与台湾还有颇多渊源。“我的母亲同样来自福州的书香门第,对诗词歌赋及书法也颇有自己的见解,退休前长期在我的母校漳州一中任语文教师。但我的两个舅舅却远走台湾,踏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吴硕贤告诉《台海》杂志记者,在解放前夕,大舅林得栋和二舅林得懿就离开故乡去往台湾,打从他懂事起,这两位素未谋面的舅舅就只存在于大人们的谈话中,而母亲也从未对他们出走的动机向吴硕贤多说。两位舅舅的下落成为了他童年念念不忘的未解之谜。
1987年后,两岸藩篱渐撤,某天回家省亲的二舅出现在大家面前,在家人的泪水中,吴硕贤心中的谜团也终被解开:原来两位舅舅到了台湾后,都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大舅林得栋常年服役于台军海军,二舅林得懿经过多年商场上的摸爬滚打,成为岛内著名的房地产商。
与台湾亲人恢复联系后,吴硕贤利用赴台交流访问机会及寒暑假时间多次与两位舅舅及表兄妹在岛内团聚。此时吴硕贤已在高校任教多年,并在学术研究上取得突破性的成果,恰巧表妹夫张春雄也是台湾的著名学者,曾任台湾义守大学副校长。每次见面,两人都有聊不完的学术话题,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台湾虽然曾让我们家人失散了几十年,但看到舅舅表妹们在岛内打拼出自己的一番事业,都过得不错,使我不得不对这片土地心怀感激。”吴硕贤如是说。
\
>>吴硕贤(后排右一)的父亲吴秋山(前排右一)是民国才子,上世纪40年代曾在国民政府主管的海疆学校任教,为台湾光复培养人才。图为吴硕贤全家福。

 
诗书家学代代传
在吴硕贤的印象中,父亲吴秋山是一位很有生活情趣的人。
“在我上高中以前,我们家住在平和县小溪城郊庙坑村的一座小宅院里。”吴硕贤说,那是座毫不起眼的泥墙瓦顶的平房,院门口栽种着一棵龙眼树,正对着远处连绵起伏的马鞍峰。吴秋山大笔一挥,将小宅命名为“半野轩”,并按照自己的品味将其布置得书香四溢:书桌上整齐码放着文房四宝,案几上的器皿飘出茶香,墙上悬挂着郭沫若写的条幅《咏屈原》、郁达夫写的七绝、弘一法师写的偈等名人字画,则当属屋内最亮眼之处。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书画条幅均为作者亲自赠送。这些与吴秋山往来的鸿儒可以侧面反映出当年他在文坛的影响力。
除了诗词书画外,吴秋山还是一位民族音乐爱好者,吴硕贤的音乐启蒙,早在上学前就从家中的书房开始了。据他回忆,小时候父亲买了许多乐器,常见的琵琶、古筝、三弦自然少不了,还有七弦琴、阮、板胡等,家中乐器之多几乎可以组成一支民乐团。“父亲还颇有兴致地给每件乐器都取了雅号,亲自书写后请人刻在乐器上,比如‘落玉盘’、‘兰谷风’、‘桐雨吟’等等。”在吴硕贤的童年记忆中,父亲常常邀请当地通晓乐理的朋友们到家中来演奏,交流学习,“半野轩”中时常传出悠扬的琴声。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但吴硕贤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半野轩”的真情流露,足以看出这间小屋在他心中的分量。“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看过全世界大大小小的优秀建筑,其中不乏匠心独运的惊世之作,但是‘半野轩’才是我心中排名第一的,因为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家’。”
虽然从事的是理科工作,但家学氛围让吴硕贤从小就对诗词和书法产生浓厚兴趣,也将其当成一生的事业在研究。女儿出生后,吴硕贤以父亲为榜样,十分注重对下一代的言传身教,将女儿培养成远近闻名的才女。
谈及女儿吴燕,吴硕贤满脸骄傲。“孩子的外公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是漳州著名内科医学专家,精晓英语。或许是基因遗传使然,或许是耳濡目染,女儿从小就展现出很高的语言天赋。”吴硕贤告诉《台海》杂志,在一家知识分子的精心培养下,吴燕果然不负众望,8岁时就已经能初步用四国语言与人沟通;9岁时被评为全国十佳少先队员,接受邓颖超的接见;14岁当选为共青团十三大代表;16岁考上浙江大学中文系;22岁硕士研究生毕业,在广州暨南大学任教,同年考取暨南大学博士生。2010年,吴燕获得著名的日本学术振兴会的研究基金资助,到日本东京大学作为期两年的研究。如今,她在日本著名大学任教,并出版了多部译著。
 
理纬文经织锦成
父亲和女儿都是文科界的翘楚,为何单单自己选择了理科呢?谈及此话题,吴硕贤哈哈大笑:“小时候受父亲影响立志要当个诗人,到了读中学时听从党的号召决定努力成为一名科学家。”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吴硕贤读初三那年,中苏关系破裂,大批苏联专家撤走,新中国的建设急缺科学人才。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陈毅面向广大青年发言,号召大家向科学进军。“国家有需要,我就来了。”转攻数理化的吴硕贤仍然出类拔萃,于1965年以福建省理科状元,也是全国理工科最高总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那时的他意气风发,挥笔写下“投身学海寻珠玉,辟径书山采桂芝。收拾行装期北上,前程似锦任驱驰”纪念人生中第一个重要节点。
然而时运不济,吴硕贤大一还未读完,课业就因“文革”而被迫终止。1978年,研究生招生恢复,多年来自学了全部建筑结构课程的吴硕贤顺利考上清华大学建筑技术科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重新投入母校怀抱。此后的几十年间,吴硕贤都在建筑与环境声学领域探索实践,他不仅是大陆交通噪声预报及城市防噪规划研究的开拓者,还在室内声学研究方面取得丰硕成果,完成了70多座观演与体育等建筑的音质研究与设计,其中包括北京人民大会堂、广州大剧院、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等重要场所。
“理纬文经织锦成”是吴硕贤用于形容自己的治学体会。“把治学当作编织锦缎,以理科知识为纬线,以文科学养为经线,理与文两不偏废,交叉编织,相互融会,从而达到文理双美的目的。”吴硕贤进一步解释说,他认为自然科学与文学从来就是相通的,自己今日之所以能够在科学领域做出一些贡献,从小打下坚实的文学基础功不可没。
虽然于2005年就当选为中科院院士,但吴硕贤从未放弃三尺讲台的教学工作。目前,吴硕贤在华南理工大学任教,只在寒暑假回乡省亲,或是到台湾和表妹表妹夫交流切磋一番。今年初,他又荣获广东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年过七旬的他,仍在致力于培养更多英才,让更多建筑发出“中国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