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生活台声唤醒乡愁的那缕花香

唤醒乡愁的那缕花香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7-04-11 15:02:37 点击:
唤醒乡愁的那缕花香
厦门沙坡尾是漳州水仙花百年前赴台的渡口
文/《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图/陈朝远
明清时期,水仙花随先民从厦门港出发进入台湾,由其衍生的水仙花雕技艺、民俗文化在岛内大地发酵、蔓延。为了找寻那一抹抹乡愁,八百年后,台湾水仙花雕刻师回到当初水仙花起航渡口,将这一缕缕清香带进鹭岛,走进寻常百姓家。
水仙花开,香飘两岸。长期以来,水仙大多任其自然生长、开花,因此,花、叶的形态变化不大。直到水仙花雕技艺形成之后,透过不同的雕刻方式,才让水仙花的花、叶形态产生了千姿百态的变化,幻化为令人惊艳的水仙雕刻作品,更值得细细品赏。
过去,春节期间,家家户户雕刻水仙、元宵赏水仙是盛行于闽台两地的习俗。早前闽南先民迁台带去水仙花的同时,也将雕刻技艺传入。如今,不少台湾水仙花雕刻师,来到厦门,通过传授雕刻技艺,让水仙花成为台胞参与社区营造的样本。
 \
>>长期奔走于厦台两地的郑道聪,近年来致力于在两地推广水仙花文化,他坦言,很欣喜地看到水仙花雕刻活动变成一个海峡两岸交流项目。

漳州销往台湾的水仙花球一年突破300万粒
通过工具把花打开,把花梗找出来,根据造型要求,确定削叶的宽度、控制叶子的卷曲度,调整花梗长出的高低、密度,使它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受到人为控制,先刻出它的基本形状,然后靠养花日晒的过程中让它成型,最后搭配一精致的盆具来展示它的美。
据台湾水仙花雕刻师潘鹏文介绍,水仙花雕刻一般包括开盖、疏隙、剥苞、削叶、刮梗等五个基本步骤。其中前三个属于准备工作,而削叶、刮梗属于其中难度系数较高的环节。拿刮梗来说,需要刮至球根处,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注意防止插伤花梗,造成哑花或掉花。用他的话来说,水仙花的雕刻其实就是雕刻它的叶子跟花梗。
平日里跟花花草草鲜有交集的潘鹏文坦言,对于水仙花的认识也是基于文献、相关史料记载,知道过去春节期间,水仙花都用于庙宇供奉神明,在庙宇赛水仙曾风行一时。但到了他这一代,虽然有些人家敬神礼佛还用水仙花,但不多,而且多是未经雕刻的,在台湾市面上的花店卖的水仙花,一般都是一颗小花球附带一朵花,谈不上有什么造型的美感。
一直到2006年,潘鹏文所在的台南文化协会,为了恢复在台湾水仙花传统文化习俗,同年起与漳州水仙花协会展开交流,并多次组团到漳州水仙花产地学习雕刻,持续两三年,经过七八次的往返学习,进一步传习水仙花雕刻的技艺,水仙雕刻技艺学成后,潘鹏文所在的团队,便开始走进台湾社区推广,并从2006年开始,每年在台湾各大宫庙举办,近年来,水仙花展已经成为台南延平郡王祠春节期间的固定项目。
如今11年有成,包括潘鹏文在内,台南文化协会如今已有5人获得了漳洲水仙花雕刻师的认证。记者了解到,水仙花雕刻在漳州已经有将近七百年历史,目前种植水仙花的农户约有两万多名,为了延续雕花艺术,协会在二十年前开始举办水仙花雕刻师认证,作品需达到叶绿根白、控制花期、器皿搭配、作品题名及雕功技术成熟等五项标准,才可获得认证,迄今为止,仅有一百多人取得水仙雕刻师认证。而台南市文化协会则是漳州水仙花雕刻师第一个海外发证的单位。
但直到今天,台湾水仙球茎仍必须从漳州进口。潘鹏文告诉记者,台湾不论水土还是气候,都适合种水仙花球茎,但水仙球茎种植工序繁复,种一年掘取后,冷藏贮存又一年,才能结成可供雕刻的球茎。由于人工成本太高,台湾没有人愿意种植。   
\   \
>>台湾水仙雕刻师周芷如(中)跟潘鹏文(右)走进厦门社区,教授居民刻水仙,受到市民男女老少极大欢迎,除了当地市民积极参与,连在厦的台湾学生((左边)也加入学习队伍中。

如今,潘鹏文奔走于厦台社区之间,进行社区营造的同时,也推广水仙花雕刻文化。在长期教授水仙花雕刻技艺过程中,他告诉记者,早些年,当他们在社区进行水仙雕刻教学时,很多人特别是年青一代,会惊讶于水仙花除了养之外,竟还可以雕刻,一开始有的甚至认为水仙花跟水仙花球茎是两个不同品种呢。如今,几年过去了,不少人自己上瘾了,会自己买水仙花球回去到家里雕刻,这已经成为他们的兴趣之一,“现在见到我们,他们会问如何雕刻,如何配盆器、造景等较专业的问题。”潘鹏文如是说。
从2016年春节开始,水仙花雕刻活动开始走进厦门社区,在江夏堂、蜂巢山、朝宗宫等地方,有室内有室外,参加的民众,男女老少都有还有不少台胞、台属台眷等。从2006年以来,漳州水仙花协会免费提供3000颗水仙花球给台南文化协会,今年其中的1000颗,就被用到厦门社区的活动中。从去年的三场,到今年的25场,将近1000人参与其中。
水仙雕刻看似简单,其实不易,水仙花雕刻得好不好,要看个人的技巧、灵活度,需要动脑,想出造型。首先要根据造型选花头,如创作“花篮”造型,要选择有对称脚芽的花头。此外,控制开花的时间也很重要,一个好的水仙花雕刻作品要求做到“根白叶绿花期对”,还要根据造型来命名、配容器,塑造出艺术感。但这些技艺的深究,是建立在人们认识这一文化、习俗的基础上,他也相信,随着水仙花走进更多寻常百姓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去作更深入的探索,让水仙花艺得以继续在两岸流传。
文化互动带来了贸易增长。10多年前,每年从漳州销售往台湾的水仙花球不过20来万粒,而今这个数字已经突破300万粒。
 
厦门沙坡尾是百年前漳州水仙花赴台的渡口
“百年前漳州的水仙花从厦门运送出去,百年后,从台湾又有一批回来这边以水仙花为媒跟厦门地区的民众交流,这是个奇妙的缘分。” 台南市文化协会会长、中华街道社区营造顾问郑道聪如是说。
2014年底,郑道聪以社区营造师的身份,先后被厦港街道、中华街道邀请,成为其社区营造顾问,扎根厦门,从2016年春节开始,他便开始在厦门社区开展水仙花雕刻活动,受到极大欢迎,今年更是在厦门多个社区,连续举办20多场的水仙花雕刻活动并展出,场场人气爆棚。
说起水仙花雕刻,郑道聪坦言,这在台湾是一种传统习俗,早前,家家户户过年时候刻水仙花头在台湾蔚然成风。
出生于台南的郑道聪,长期关注地方文史,闽台发展渊源。作为福建闽南移民来台最早上岸的区域——神农街,是郑道聪年轻时候的主要活动场所,他告诉记者,以往元宵时节,街上悬挂泉州花灯,家家户户摆设雕刻水仙,是台南新年的特色。
在研究过程中,他发现,明清时期,闽南先民迁台时,将水仙花带到了台湾的同时,也将水仙花雕刻技艺以及习俗带到了这里。互赠水仙花贺新春一直以来是漳州人的过年习俗,寓意向亲朋好友送上新春祝福,万事如水仙花绵延盛开。在研究台湾地方史的过程中,郑道聪发现,清朝时候,神农街上的商家都会送水仙头给前来采买年货的客人,拿回家雕刻后便将水仙养到开花,水仙花期约半个月,就能在元宵节时举办水仙花会,赛水仙、斗水仙蔚然成风。
之所以会有水仙花雕技术与竞赛,主要是清朝两岸通商,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津,大陆商船靠泊月津港,居民采办年货,福建船家就附赠水仙花,盐水因而培养出养水仙花风气,当地“水仙里”因此得名。
然而随着现代化的进程和各种花卉的产生,包括海峡两岸中间间断了几十年,漳州的水仙花无法抵达台湾,使此雕刻技艺及民俗在台湾几近失传。对此,郑道聪觉得颇为可惜,用他的话来说,水仙花是能唤起乡愁的东西,它跟庙宇、神明有着很多联结。对于很多迁居的先民来说,是情感的寄托,更是联结两岸情感的重要载体。
一直以来,热衷于两岸文化交流的郑道聪,除了积极投入台南古迹解说员的人力培训外,还多次往返于闽台两地,在闽台文化、郑成功文化、厦门与台南之间文化源流的考据研究方面,进行更深度与更广泛的研究,还筹组大型访问团参与福建的郑成功祭典与文化节、在厦台推广水仙雕刻展等相关活动。
早在11年前,郑道聪便开始在台南策划水仙花展,除了从漳州进口水仙花头,他还特别聘漳州师傅到台湾教授推广水仙雕刻。不仅教民众学,郑道聪自己也学,2006年,他还特别组团前往漳州学习水仙花雕刻技艺。经过多次学习,郑道聪终于在2008年,成为台湾第一个得到水仙花雕刻师证书的人。
进社区教授水仙花雕刻,举办水仙花展,近年来郑道聪致力于推广水仙花文化,连续11年过年时候,在台南天后宫、延平郡王祠等庙宇举办水仙花展,受到极大热捧,他也因此被当地市民称作“水仙公”。如今,他又将这种模式搬进了厦门。
早在2016年,他提出在厦港街道举办水仙花雕刻活动时,不少人有疑惑,认为水仙花跟厦门似乎关系不大,更别说厦台水仙花渊源了。对此,郑道聪解释道,早在200多年前,厦门和台南就有密切联系。他说,从1685年至1784年的百年间,厦门是大陆与台湾之间往来的唯一通道。当时台湾府城在台南,大陆与台湾对渡,就在厦门沙坡尾与台南鹿耳门之间进行。而漳州的水仙花也是从沙坡尾这边到的台湾。于是,在这里举办,便显得理所当然。   
郑道聪说,这两年在厦门举办以来,受到了男女老少的欢迎,从去年的三场到今年的20多场,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而且不仅厦门本地的,还有其他省份的人们,以及在厦台胞也是重要的参与者,他坦言,很欣喜看到水仙花雕刻活动变成一个海峡两岸交流项目。
 
水仙花成为台胞参与厦门社区营造的重要媒介
以花为媒,牵起两岸联结。根植于闽南的水仙花,随先民传到台湾后,作为一种信俗被延续下来,过去,水仙花雕还是帮助闺女觅姻缘的重要元素呢。
台湾水仙花雕刻师周芷如坦言,春节气温低,早年可用花卉只有梅花及水仙花,但梅花先开花后长叶而且栽种不容易,水仙花则不然,有花叶根茎,还可雕刻后再培养,是台湾人年节必备的花卉。早期台湾以农耕为主,尾牙后农人们便休耕筹备过年了,旧时过年期间,大家娱乐生活少,在这将近一个来月的时间内,雕刻水仙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重要活动,家家户户雕刻完后,就带到庙里展览,有的配德化瓷有的配景德瓷,对于很多人家而言,水仙花雕刻好不好、搭配是否到位,代表着一家人的品味以及这户人家女儿的才艺、德艺高低,因此,水仙花雕刻因此被特别重视。
由于水仙花可雕刻再培养,周芷如说,早年妇女不能抛头露面,每每庙会这时候才能踏出家门,待嫁闺女趁着水仙花雕刻展示,在外头露脸,趁机让媒人婆相中,寻觅姻缘。古代戏剧中,才子佳人在元宵灯会一见钟情并结为连理的故事数不胜数。水仙花一度被视为浪漫的代名词。她甚至提出,比起七夕,元宵节似乎更适合作为东方传统情人节呢。
关于台湾过年雕刻水仙花,赛水仙的习俗文献多有记载。1918年台湾日日新报,即报道台南大天后宫每逢新春举办水仙花展及灯展,召来各地信众参观评赏,并于元宵前将水仙及花灯送往延平郡王祠展览,并庆祝开山王圣诞。
甚至在广东客家人供奉的庙宇三山国王庙,水仙花雕刻展还是它的一大品牌活动,在周芷如看来,过去水仙花雕刻、水仙花文化在台湾影响可见一斑。即便日据时期,日本文化殖民,这项技艺在夹缝中求得生存,依然流传于民间。直到1949年后,两岸几十年的隔绝,漳州的水仙花无法入台,台湾水仙花雕刻才被迫中断。也因为如此,在周芷如的成长过程中,鲜有关于水仙花的记忆。就她们家而言,如今过年时候敬奉神明用的花就不是水仙花。由于台湾花卉产业发展,再加上近30年的文化传承上的断层,水仙花不再是过年礼佛的首选,更别说水仙花雕刻了。
一直以来,台南文化协会都很注重两岸文化交流。在台湾从事社区营造过程中,在跟不少老人互动过程中,周芷如发现,很多人都有水仙花情结,对他们而言,这其中充满童年记忆、是联系两岸情感跟文化的载体。2006年,在跟漳州水仙花协会取得联系后,同年,延平郡王祠举办了水仙花雕刻展。
因为受到极大的反响,芷如坦言,这一展览勾起了很多老一辈的记忆,觉得这东西是值得被延续的,就从那时候开始,每年都办,一直到现在,在台南每年都举办。自2006年以来,过年举办水仙花展,已成为传统被延续下来,如今已走过第11个年头。 “除了展览,每次我们还现场教授民众水仙花雕刻,让水仙花文化在他们中传承并扎根。” 周芷如说,特别是将其作为社区营造中联络邻里感情、激发不同世代对话的一个元素,不仅在台湾,一水之隔的厦门同样值得尝试。特别是在当初这些水仙花走出去的渡口厦门港举办,其意义更非凡。
事实上,在举办这一活动之前,早在厦门社区工作过程中,在跟社区老厦门人聊天、老一辈聊天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提到水仙花,他们说一二十年前中山公园每年春节也会办水仙花展,中山路上每户商家都有摆水仙花、卖水仙花。于是,到厦门的头一年,我特别留意了下,发现虽然不少花店有水仙花,厦门有些人家还是会摆水仙花,也都有雕刻,但并不精致,换句话说,这种雕刻的技艺并不是那么的被重视,蕴含的文化式微了。有的人甚至将水仙花跟百合混淆了。
这两年伴随着水仙雕刻进入厦门社区,越来越多的人,从一开始的被社区告知被动的参与,到现在的主动融入其中。从2016年到今年,每场活动周芷如都参与其中现场教学,在这个过程中,她看到了市民们学会学习分享这样变化的过程,这是她所乐见的。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去年一位演武小学的小朋友参加之后,不仅将她养的水仙花取名并送给了邻居,今年甚至还带了邻居家小朋友一起参与。事实上,在今年的活动中,有两场是结合学校冬令营,针对小学生而办的,除了雕刻水仙花,他们还要写心得。由于市民反响热烈,以至于到后面都失声了。不过,眼下她已经培养了不少“种子”,可以帮她分担教学事宜。
用周芷如的话来说,比起雕刻技艺,他们更关注的是这门工艺背后的水仙花文化。事实上,除了闽台,海丝沿线上的新加坡、马来西亚一带也有用水仙花敬奉神明的习俗,周芷如补充道,除了茶叶,水仙花也是一带一路中很重要的产业文化的一环,是海丝文化的一个代表。
也希望借由活动,让更多的人能够重新认识水仙花文化。除了水仙花雕刻活动,还办展览,并在朝宗宫、延寿寺实行供奉制度,香客一般供奉一盆一天10元,而这些善款最后用于提供社区困难户、资助贫困生之用,从而形成善的循环。她也希望越来越多的社区能够参与、举办,让水仙花飘香鹭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