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封面故事首批赴台陆生:我们毕业了!拆散我们的,不是政治政策

拆散我们的,不是政治政策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3-09-17 11:47:28 点击:

口述/东仔 整理/本刊记者 卢燕


>>人物名片
东仔
台湾台北人
集美大学海外学院2011级本科生

      我叫东仔,来自台北。2011年开始到集美大学海外学院读书。现在想想跟厦门还是挺有缘的,2000年,我爸就过来这边做生意,放暑假的时候,我也在厦门呆过2个月的时间。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以后还会过来这边读书。后来,我爸把生意转到上海,我姐姐也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大学。我爸也希望我以后能到大陆这边读大学。
可能是因为之前在厦门住过一段时间,而且厦门和台湾一样都说闽南语、文化也比较相近,所以就开始关注厦门这边大学对台招生的信息。经过充分地准备,我如愿地考上了集美大学海外学院。就在当年9月,我来到了厦门,开始了自己的大陆求学之旅。
       学校里港澳台过来的学生宿舍是独立的一栋,舍友也都是港澳台,所以跟大陆的同学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来这儿之前,姐姐就告诉我要多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可以多认识些同学,平时也就不会太无聊了。我因为大学寒暑假期间打算留在上海,所以当时我参加了上海老乡会。就是在老乡会中,我认识了我的初恋。第一次见面会,开始先由每个人上台做自我介绍。其间,我并没有注意到她,我也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鬼东西,觉得打死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自我介绍完后,就是自由交流时间,我们也没说上话。
       没过多久,第一次老乡会聚餐。她作为联络员负责通知,课间时候,她突然从背后拍了我下,通知我聚餐的时间地点,问我要不要去,她要统计名额。我还纳闷,她怎么认得我。她说她很早认出我来了,因为在第一次老乡见面会时,我普通话说得比较怪,当时我觉得好糗,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的交流。一番谈话之后,发现她居然跟我是同专业的,只是不同班,真是太巧了。后面虽然也有接触,但都是局限于集体活动中。就这样到了期末,因为我们同专业,考试时间一样,就事先约好订机票一起回上海。
        回上海的那天早上下了很大的雨,她行李又多,一路上都是我帮她提的,到了上海,她爸爸临时有事没法过来接她,我只好先送她回家。事后她对我说,当时就觉得我很细心、人很好。这次回上海后,我们之间的联系多了起来,她也会介绍她的朋友给我认识,大家一起相处得挺愉快的。渐渐地,我对她产生了好感,也开始有了追她的冲动。一天晚上,我们两人约好隔天中午去看电影。那晚,我都睡不着,想了很久,觉得告白的机会来了,要好好把握。平时,我挺喜欢自己下厨做饭做菜的,那天早上我很早就起来做准备了,给她做了一份所谓的“爱心便当”。见面后拿到她面前时,我自己也很紧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把“你是我的菜,我们在一起吧”这句话给说出来。她一下愣住了,我双手捧着便当不知所措,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时间不长,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实在难熬,她伸手将便当接过去,我们的关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起初,我们几乎每天都通电话、发短信,一打就将近1小时。她会问我台湾有什么好玩好看的,跟大陆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来大陆读书之类的。不久,新的学期开始了,回到学校,跟其他情侣一样,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跟其他情侣不同的是,不会天天腻在一起,我们算是比较低调的。当时宿舍,除了我,其他舍友都是光棍,所以平时大家经常一起吃饭。当然,恋爱过程中也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比如不常用QQ、短信用繁体字等问题,她也会抱怨,每次我都会主动认错,这样哄哄也就过了。只是有时候她“塞奶”,跟撒娇差不多吧,我觉得有点接受不了。像一般出去逛街,她都会要我帮她拎包,虽然别的男生也这么做,可是拿着一个很女性的包,我自己觉得有点难为情。记得一次她逛累了,在大街上让我背他、鞋带掉了要我帮她系,在大庭广众之下,我实在做不来。我说累了就找个地方坐坐,其实当时我能感觉到她不高兴,因为她一不高兴,就不怎么说话。事后,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后来她也就不会让我做这些事了。去年我生日的时候,她到蛋糕店DIY为我做了一个蛋糕,而且还花挺长时间学织毛衣,给我织了一条黑色围巾。因为那时候天很冷,她为我织围巾还冻伤了手,我当时很感动,也觉得很贴心。
       小吵小闹,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倒也算顺利。不过好景不长,2012年8月的一天,我一个舍友生日,邀请我们四五个台湾同学,一起到外面吃饭唱K。吃饭的时候,大家有说有笑的,没发现异常。随后,到了KTV,不到半小时,她突然跟我说要走,当时大家玩得正尽兴,离开的话很扫兴。我就说过会儿再走,她没回话,起身,什么都没说,自己直接走掉了。当时在那么多同学面前,我觉得挺没面子的,就没追出去,回宿舍后也没马上给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直到第二天早上,打电话,她不接,短信也不回。我就只好托她舍友帮我约她出来,后来我们吵得很凶。她抱怨说我只顾着跟同学聊天、喝酒,不像我舍友很体贴他女友,又是帮忙点歌、夹菜、陪女友聊天。而且闽南语她听不懂也插不上话,说我没照顾到她、很委屈,把平时对我不满的地方全都拿出来说。当下我气还没消,也就没好话,就一直说她当时不应该不给我面子,就那样走掉。我们谁也不说自己有错,最后她提出了分手,她说她不需要一个不体贴的男朋友。
       事后,我沉迷了挺长一段时间,毕竟是初恋,不是想忘就能忘得了的。当初之所以没做挽回的努力,也是有我自己的考虑,虽然在交往过程中,可能由于两岸生活习惯、文化差异等有一些小争吵,但是我觉得我们分手更大的原因是性格使然,更多的跟成长环境有关吧,也许因为对方是独生子女的关系,从小家里就宠,很多事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这方面我比较难接受。至于两岸政策对跨海恋的影响,主要是距离问题。但就我而言,我打算毕业后留在大陆找工作,自然不会有毕业后选择谁去谁留的问题。虽然我身边跟陆生谈恋爱的台生很少,我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考虑,但是就我而言,谈恋爱前不需要考虑太多以后会怎样,也不想被所谓的政策所束缚,未来我也不排斥再找一个大陆女朋友。
\

>>台湾“中央大学”的陆生阿鹏和台湾女友在一起一年多,感情甜蜜。但女友因家庭原因,不能与阿鹏一起到大陆生活。在台不能求职的阿鹏不得不回到广州继续找工作,他与女友的感情也经历着现实的考验。

 

专家支招

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杨景尧:
制度设计无法左右两性关系


文本/刊记者 卢燕
 

      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杨景尧从事两岸教育研究已有21年,从他为记录首届赴台陆生在台湾的成长故事而成书的《大陆学生台湾梦》到今年刚刚出版的《大陆学生台湾缘》,都不难看出他对两岸教育、对路生的关注。“开放留学就是两岸和平的起点,两岸留学生就是最好的和平大使”,在杨景尧教授看来,留学生越多就代表关系越密切,关系密切就有助于两岸和平,这是互为因果的道理。而针对首批赴台毕业陆生的爱情抉择,杨景尧教授接受本刊专访时表示,应理性看待跨海恋,并希望增进两岸理解工程,让赴台陆生都能在台湾院校修的爱情和学业的双学分。此外,杨景尧教授也期待台湾放松对陆生的政策要求,“如果政策不进一步放宽,不仅不利于两岸高等教育交流,而且对两岸学子的视野拓宽也会有所局限。”

年轻人应理性看待跨海恋
     《台海》:从《大陆学生台湾梦》到《大陆学生台湾缘》,您一直在关注大陆学生的成长,两岸年轻学子也在学习交流过程中展开“跨海恋”,眼下却由于陆生无法留台,跨海恋难续,对于两岸学子的跨海恋,您有什么建议,请为我们年轻人支招?或者说跨海恋应该如何抉择?
        杨景尧:两岸恋情无法避免,也是一件好事。至于具体建议,我觉得随缘吧、顺其自然就好。因为我是佛教徒, 我觉得这种感情的事不要强求,人生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也不要去刻意。更何况现在两岸无论交通还是联系交流上都很方便,选择来台湾或者去大陆,都是可以实现的,合则来,不行的话就分开,对于年轻人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理性看待。
    《台海》:您又是怎么看待现在的陆配政策?能帮我们解读下?
      杨景尧:就我所知道的,现在对于陆配政策已经放宽了和门狠多。最初,陆配需要8年才可申请身份证,随着两岸交流的加快,台湾也开始重视在台陆配的合理诉求,让大陆配偶取得身份证的年限由8年缩短为6年,目前,关于陆配取得身份证期程,还有可能由现行的最快6年缩短为4年。至少这几年来,尤其是在2008年国民党重新上台后,针对陆配取得身份证的一些歧视性政策开始出现松动,开始取消人为限制和歧视。未来高学历陆配肯定会越来越多,幸福美满是我衷心的希望。
     《台海》:事实上,台湾对陆配限制多多,也对两岸年轻人跨海恋造成阻碍,在您看来,针对“陆配政策”,未来应该是怎样的一种走向,应修改成什么,才能更有利于两岸跨海恋的发展?
       杨景尧: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刻意营造或是阻止两岸的恋爱,毕竟婚姻也不是一种政治,还是应该重视在台陆配的合理诉求。台湾是一个开放的社会、讲道理的社会,这是人的基本权利,至于制度设计有其政治考量,无法左右两性关系。

陆生未来留台就业可能性大
    《台海》:两年前,首批赴台进入各大专院校就读的大陆学生,今年迎来了“毕业季”,令大陆学生求学受阻的“三限六不”依旧没有在他们毕业时得到解禁,大陆学生毕业后无法留台,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杨景尧:原因很多,主要是政府不积极,官员多数是被动心态,上面不重视,下面就应付了事。虽然马英九政府一直在提为政策松绑,但由于一直没有明确的指示、相关方法提出,要有实质性进展还是比较困难的。
    《台海》:但其实,我们也应该承认,今年以来,我们还是可以明显感受到“三限六不”政策有所松动,至少现在可以让优秀的大陆学生担任研究助理、领一些助学金等,您怎么看待这一变化?
      杨景尧:其实,最初“三限六不”政策提出时,是在2008年底,当时台湾还未正式开放接收赴台陆生,是在岛内没有陆生的情况下提出的。直到2011年首批赴台大陆学生过来后,在学习生活的过程中,就会发现自己和外籍生、侨生都是境外学生,但在某些方面,受到的待遇明显与其他外籍生有差,在他们看来,应该一视同仁,而不是差别对待。于是,大陆学生自然而然地就会将自己的诉求讲出来。台湾是一个说理的地方,会尊重在台陆生的合理诉求,并在一些方面,做适当的调整。
     《台海》:“三限六不”政策虽有所进展,但不大,在您看来,这其中的阻力是什么,修改方向又应是怎么样的?
      杨景尧:就我个人看法,我觉得这其中的阻力源自执政者没有强烈的企图心,主要是没能意识到招收陆生对于以后两岸和平发展、互通有无的重要性。至于修改的方向其实很简单,以国际留学生一体适用,不要有差别待遇。我觉得,对待陆生当然要关心,将心比心是最起码的要求。如果是你的孩子遇到这种对待,你会如何想?
     《台海》:让陆生留台就业,您觉得这种可能性在未来实现的机会大吗?
       杨景尧: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我对两岸关系的未来充满想像。有信心。尤其在服装贸易协议签订后,今后两岸之间的交流势必更加频繁,台湾年轻人可以到大陆发展。同样的,台湾方面也会慢慢地开放大陆劳工来台工作,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开放是迟早的政策。
事实上,有很多优秀的大陆学生很想留在台湾工作的。只是我不懂的是,台湾既要通过招收陆生来达到和缓两岸关系,争取优秀人才的效果,却又自我设限,又不让陆生毕业后留台工作,实在很矛盾。特别是经过一年、两年费心费力地培养后,当这批人成为了拥有两岸背景的优秀人才了,应该投放到台湾以及两岸企业中去,可最后却没能派上用场,真的很可惜。台湾这边不应该只是成为培养这些人才的孵化基地,更应该提供一个让这些人才施展才能的大平台。

希望更多的陆生来台
     《台海》:对于今后两岸教育交流方面,您又有哪些期望和建议,可以跟我们分享下吗?
      杨景尧:我希望两岸多交流,增进两岸理解工程。自从2011年台湾正式开放招收陆生以来,我先后主编了《大陆学生台湾梦》、《大陆学生台湾缘》,记录他们与台湾的成长故事,并把这书送给每位陆生,我一直希望能够把握这样的机遇,也希望通过这种形式为两岸高等教育的开放留下见证,这也是我的心愿。
       我觉得,台湾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应该对向大陆学生开放的政策保持信心,但我们的政府却害怕敞开大门,我觉得这点是不应该的。其实不必担心扩大交流会失去优势,更不需要有对陆生挤占公共资源的担忧。
      事实上,利用开放留学的方式本来就是为了让两岸学生互相了解,增进互信,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注入活力。可眼下这第一批来台的陆生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推回去,真的很可惜。在我所接触的100来个陆生中,他们都很有礼貌,很多也都很优秀,很多都可以成為台湾企业发展的人才。
        对此,我觉得两岸相关人士应该创造更多的机会,双方应该真正坐下来,面对面地谈,有什么问题就说什么,而不是像现在,好像只是通过媒体在喊话,互相猜忌,一直没有比较明朗化的政策、指示。但不管怎样,我对两岸未来教育发展前景,依然保持乐观心态,我相信随着两岸交流的不断深入,这些方面有可能都会放宽,大陆学生赴台就读也可能会迎来一个比较好的形势。特别是服务贸易协议的签订,陆生也将直接受惠,我希望政府开放更多名额,开放各大学单独招生,让更多的陆生可以来台。

\
>>陆生手持《大陆学生台湾缘》一书,与杨景尧副教授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