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专栏书话传统才是我们的原创

传统才是我们的原创

作者:taihai 来源: 时间:2017-05-09 19:08:50 点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民进陕西省委副主委岳崇再次建议纠正“龙”的翻译。他的理由是,中国的龙,跟西方的龙,是两个不同的物象。中国人,将龙看作是自己民族的图腾,而西方人,则将龙看作是怪兽。纠正了,有利于西方对中国的理解。
从新闻中,看到岳崇先生的发言,不禁哑然失笑。
我的直觉是,为什么我们事事要以西人的标准为标准呢?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向世界解释龙的文化、弘扬龙的精神呢?
可能,有的人认为,这是小题大做;但其实,并不。
说不好听点,否定自己,肯定他人,是缺乏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
最近几年,我们都在强调文化自信;但是,近百年来,我们对于自己文化的自信,实际上是有所丢失的。如果我们不能清楚地认识到传统文化在今天的意义,要想建立起文化的自信,是相当困难的。
尤其是当下,在互联网时代,国人如何重拾传统文化的珍宝?怎样才能更加自信地面对世界、面对未来?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先生给出了响亮的答案:传统,才是我们的原创。
年过70的楼宇烈先生,研究中国哲学已有60余年,他融汇古今中外,精研儒、释、道精华,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和虔诚守护者。
他新近的著述是《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
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有一部电视系列片,叫作《河殇》,后来,被停播了。这部电视系列片,讲的是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之差异。说是中国文化是黄土地的文化,简称黄色文化,其特点是保守、缺乏创造性、缺乏更新机制;而相对应的是西方文化,是海洋文化,海洋是蓝色的,简称为蓝色文化,其特点是开放、创新、不断进步。
电视剧的结论是,要抛弃黄色文化,转而拥抱蓝色文化。说白了,就是要全盘西化。
提到这个例子时,楼宇烈说,这跟我们一段时间以来,只注重文化的历史性或曰时代性有关。这种视角认为,不同的历史时期,产生的文化是递进的,是替代的。由此,就认为西方工业文明产生的文化,一定比农业文明的文化进步;而中国的文化,恰恰是农业文明产生的文化。到了近代,世界迈入工业文明时代,农业文明的落后性就凸显出来了;中国要赶上世界潮流,要与世界同步,势必要评判传统的农业文明。
《河殇》就是在这样的文化语境下出笼的。
但是,这种简单的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恰恰是违背了矛盾的对立统一性原理。
在楼宇烈看来,文化不仅是时代性的,更是超越时代的,并不是说农耕文化只适用于农业社会,应当看到文化的传承性;还有,不同的文化,具有不同的类型和特色,这就是差异性,而这种差异性,恰恰是世界文化发展的重要动力。如果文化都一样了,那就无法彼此相互推动发展。
先说文化的传承性。
楼宇烈说,很多人在认识传统上,有障碍。他们认为,传统是以现实的对立面存在的。其实,传统跟现实,根本不应该对立,现实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他举例说,现在,很多人一谈到礼教,首先冒出来的想法,就是礼教吃人。不仅是吃人,还给它扣上一顶封建的帽子。
近代以来,这种习惯性思维,可谓深入人心。
而实际上,礼教的根本目的,是让每个人根据自己的不同身份,了解自己的义务,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规范自己言行举止。
古语里面讲人与人之间,有君臣、父子、夫妇、长幼、朋友五种人际关系,后四种关系,是自然的关系;君臣关系,是上下关系,但也可以在某种意义上转化成内在的自然的人际关系。中国人的礼教,是建立在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基础上的,这些关系是不能颠倒的。一个人,上有老、下有小,就有两种身份:在子女面前,是父母;在父母面前,是子女。每个人必须认同自己的身份,只有这样,才知道在什么场合,该遵循一些什么样的行为准则。
还有,礼的核心,是不忘本,就是我们今天说的,不忘初心。第一,天地不能忘;第二,祖宗不能忘;第三,君师不能忘。第一,第二,好理解;第三说的君师,君,其实并非指君主,而是指国家;师,学校、家庭、社会,都是老师。
礼,还有一个核心,就是敬,敬重,敬畏。敬重别人,敬重自己,敬重事业;畏,敬畏之心,有所为,有所不为。
可是,恰恰是这些年,中国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被抛弃了,断裂了,才导致各种社会矛盾层出不穷。
再说差异性。
有道是,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楼宇烈认为,这句话很重要。在他看来,中西文化的差异,在于中国文化更注重于人的向内自觉性,而西方文化更注重向外追求。
楼宇烈说,我们对于文化的认知,不要总是以简单的、绝对的好与不好、先进或落后来判断。不同的文化,都是一种历史的、区域的产物。文化的区域性很强。不同的文化需要互相尊重,文化的多元性才是人类发展的动力。同时,文化需要一种内部的认同。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吸收,都要保持它自己的主体,否则就会沦为其他文化的附庸。
楼宇烈举个例子。说是“二战”时,美国一位军事专家,到中国驻美使馆拜访,问你们学孙子兵法了吗?回答说,学过。美国人又问,你们觉得孙子兵法怎么样?中国武官说,孙子兵法已过时,我们现在要学的是你们美国军事专家的理论。美国人说,你们错了,孙子兵法与西方军事学理论是两个不同体系,孙子兵法所体现出来的现实主义中庸之道很有意义,比如“不战而胜”。
可是,现在,我们是不是就有这样的文化认知了呢?
对此,楼宇烈深表怀疑。其根源,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自信。由于缺乏自信,就缺乏对它的尊重;由于缺乏尊重,就对它没有强烈的认同感;而没有认同感,就使他对了解自己的文化传统的意识越来越淡薄。
中国文化注重人的向内自觉性,也就是注重人的自我德行的提升。今天,社会物欲横流的种种怪象,恰恰说明向内自觉性的缺失。可见,今天,我们要树立文化自信、文化自觉,并非简单的一句标语口号,而是任重道远的使命!
一位七十有余的老人的忧虑,力透纸背,发人深思,令人深省。